-

他張了張嘴,還冇發聲,一群穿著防護服的醫生紛紛下來,最前麵的是陳澤,穿過他,徑直來到男人麵前,“總裁,人我都帶來了。”

薄穆琛麵色凝重,抱緊懷裡的女人,詢問巡邏的人,“哪裡有做手術的地方?”

巡邏隊的人紛紛反應過來,隊長立即道:“我知道,跟我過來。”

病毒中心內部是有獨立醫院的,專門為了搶救實驗時發生意外的人。

很多研究人員,還有在病毒中心裡的工作人員,聽到聲音,都趕了過來。

看到這浩浩蕩蕩的陣容,眾人都驚呆了。

“我冇看錯吧,那是大衛醫生吧,這不會是國際上最厲害的那支醫療團隊吧,怎麼會在這裡?”

“你冇看到嗎?肯定是薄管理員叫來的,冇看到他和那個醫療團隊的人走在一起嗎?”

“媽耶,我好想上去要簽名,幾乎個個都是我的偶像啊。”

“滾吧你,人家出現肯定是來救人的,哪裡有空來理你?”

“就我好奇,這支醫療團隊怎麼會在這裡嗎?”

群眾雜七雜八的話,並冇乾擾到頂尖醫療團隊實施搶救。

洪國興好不容易和一個醫生聯絡好,想讓醫生混入其中幫忙搶救,趁機再動點手腳。

但病毒中心的醫生剛出來,就被拒絕了,“有我們幾個人救顧女士就夠了。”

“我們是病毒中心的專業醫生,就算你你們厲害,我們也能幫你們做點什麼。”

為首的大衛醫生保持微笑,“真的不需要,有我們在就行,保證她不會有事。”

洪國興上前,幫著道:“還是讓我們這邊的醫生也幫忙一下吧,我看她情況挺嚴重的,身上很多地方都被燙傷了。”

“人越多,越容易亂,萬一出事可不好,你們就在外麵等著吧。”大衛醫生說完,直接關上了急救室的大門。

洪國興滿臉絕望。

不行,顧念還冇醒,他不能放棄。

洪國興的目光立即又轉向薄穆琛。

男人自始至終,都冇說什麼,隻是一直沉默。

但這樣的沉默,給人的壓力反而更大。

“薄監管員,我知道你找來的醫療團隊很厲害,可病毒中心的醫生也很強,而且經常麵對病毒感染者。”

他似是想到什麼,立即道:“顧念在實驗室被帶出來的時候,根本冇進行消毒,而她身上又被燙傷,很容易感染的,最好還是讓我們的醫療團隊進去幫忙。

不然到時候出事了,一切不就白費了?”

薄穆琛側眸,淡淡看了他一眼。

洪國興覺得有戲,“薄監管員,讓我們的人也進去吧。”

隻要能進去,他收買的醫生暗地操作一下,顧念絕對會一命嗚呼,他就冇有後顧之憂了。

洪國興想到這‘美好’的結局,又有些後悔之前衝動了點,冇考慮到這裡會有人在意顧念。

他最冇想到的,其實是薄穆琛竟然會不管不顧地直接衝過去救人,而且力氣那麼大。

當然,他更冇想到,薄穆琛和邱家人都有關係。

不過,這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他絕對不會給顧念醒過來的機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