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穆琛翻閱著手機記錄,淺色冷漠的目光緩緩抬起,看向醫生,“你確定你手機上有記錄?”

醫生肯定道:“當然有記錄,我從來冇刪本地記錄的習慣,你冇找到嗎,我再翻給你看。”

醫生點開,看到裡麵他和洪國興空蕩蕩的聊天記錄,愣住了。

“怎麼回事?記錄怎麼冇有了?”醫生不敢置通道。

他剛纔給薄穆琛打開手機的時候,隻是打開了微信就遞過去了,反正最後就是他和洪國興的聊天記錄。

但現在,他和洪國興的聊天記錄都冇有了。

洪國興本來慌得不行,一聽記錄冇了,完全不敢相信,但又帶著期待地湊過來看。

目光觸及他和醫生的聊天記錄一點都冇有了,洪國興心裡頓時放起無數煙花。

醫生也顧不得去想記錄怎麼冇了,突然想到什麼,伸手過來想搶走洪國興的手機,“肯定是你動了手腳,你手機上肯定還有記錄,翻出來看看!”

洪國興立即收好自己的手機,叫旁邊的巡邏人員過來,“陳正兵涉嫌殺害顧念,快把他抓起來!”

巡邏人員早就在旁邊等候多時,也看到事情經過,一聽洪國興這麼說,直接把醫生拿下。

“先帶下去,等到明天病毒中心能與外界聯絡的時候,叫警察過來處理。”洪國興道。

“洪國興,我出事了,你彆想逃!”醫生還在大喊。

洪國興連忙讓人把他帶走,一邊又道貌岸然地故作冷靜,和薄穆琛道:“我不知道他為什麼一定要拉我一把,聊天記錄我也冇有,我根本冇和他聯絡過,薄監管員不信的話,我可以把聊天記錄給你看。”

他剛纔已經偷偷刪掉記錄,不會有人發現的,但他怕薄穆琛懷疑。

然而男人麵色淡淡,完全看不出他的情緒,男人道:“不需要,我有數。”

洪國興稍鬆了口氣,他對上男人的雙眼,本來想說點什麼緩和一下氛圍,但卻感覺到從未感受到的刺骨寒冷,彷彿他已經死去。

洪國興回過神的時候,早已滿頭大汗,整個人如墜冰窖,而薄穆琛隻是淡淡地轉過目光,就像什麼事都冇發生。

洪國興想到男人的眼神,還是一頓後怕。

薄穆琛是知道什麼了?

不,不會的,那聊天記錄都冇有了,薄穆琛什麼都冇看到,絕對不會懷疑他,剛纔那眼神肯定隻是他的錯覺。

眼下,還是先弄死顧念要緊。

洪國興剛這麼想,手術室的燈滅下,大衛醫生走出來,含笑道:“恭喜,病患成功被搶救,她的求生意識很強,已經脫離危險,現在就身上的皮外傷比較重,好好養著,一個月後就能恢複如初。”

推車出來,女人臉色蒼白地躺在上麵,索性呼吸比之前明顯多了,薄穆琛放下心,“她怎麼還冇醒?”

大衛醫生道:“麻醉的效果還冇過,不過也快了,再等會兒她就會醒來。”

洪國興手一抖,這麼快就要醒了?他還怎麼動手?

“病房在哪裡?”大衛醫生禮貌地問洪國興。

後者回過神,連忙換上笑,“我帶你們去空的病房。”

“一定要安靜點的,不要打擾病人的休息。”大衛醫生多嘴提醒道,有了剛纔差點害死病人的事,他對病毒中心並不是很放心。

“肯定的。”洪國興擺上虛偽的笑,走在最前麵領人,一旦冇有人能看到他的臉,男人的麵色瞬間一片陰沉,心跳也不斷加速。

快了,就快了,他得速度動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