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對不起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服務員連忙道歉。

“冇事。”顧念搖了搖頭。

“你這個服務員也太不小心了,”顏沫清放下樂曲本走過來,“還好這裡有備用的衣服,你先去換一身吧。”

畢竟是名媛經常聚會的場所,為了避免意外狀況都有專門的換衣間。

顧念也隻能換衣服,頂著這一身出門恐怕會被笑話。

顏沫清眸光閃爍。

一曲終了,雷斯鼓掌,“不錯不錯,顏小姐的鋼琴演奏技術也有很大的進步。”

顏沫清唇角微微勾起,但笑容還冇浮現,雷斯又接著道:“隻比剛纔那位小姐差一點。”

顏沫清的笑容瞬間僵硬。

周悅聽到這話直接笑出聲,“確實是這樣,念念彈的鋼琴最好聽了。”

顏沫清捏緊手,心有不甘,知瑤瑤連忙道:“你有什麼資格評判,你彈得過沫清嗎?”

周悅嗤笑一聲,“能不能比過,你們心裡冇數嗎?”

周悅的鋼琴技術,絕對比在場的千金都好。

知瑤瑤臉色難看了一下,再看旁邊顏沫清的臉更沉。

“那請這位有個性的小姐來試試。”雷斯溫和道。

周悅的小臉通紅。

顏沫清咬著牙,但礙於麵子,又不能叫停周悅。

她看向身邊的男人,還好穆琛哥哥冇再去合奏,男人隻是坐在那邊喝茶。

今天周悅不是關鍵,重點是另外一個人。

算著時間,應該差不多了,薄建軍應該已經得手。

顏沫清思索著,在周悅彈完之後,疑惑地開口,“奇怪,為什麼這麼久了,顧小姐還冇回來?”

周悅冷笑:“你還關注起念唸的動態了?”

顏沫清無辜地開口,“畢竟顧小姐算起來是我請來的人,我當然要顧著點。”

“沫清就是心地善良,才總被某些心思狹隘的欺負。”知瑤瑤瞪了眼周悅。

顏沫清不放心地開口,“還是去看看吧,穆琛哥哥一起來嗎?”

“不了。”男人淡淡道,並不感興趣的樣子。

顏沫清唇角微不可乎勾起,知瑤瑤道:“薄少纔不會對那種女人感興趣的,怎麼可能管她。”

薄穆琛冇說話,依舊喝著他的茶。

顏沫清帶著一群小姐妹,走到換衣間的門口,裡麵卻傳出令人麵紅心跳的聲音。

眾千金麵麵相覷,周悅這時候察覺到不對勁了,走到最前麵想推開門,但門被人從裡麵鎖住了。

周悅著急地拍門,“裡麵有人嗎,聽得到嗎,快開門啊!”

裡麵令人遐想的聲音還在繼續,顏沫清疑惑道:“裡麵怎麼好像不止一個人,這聲音好像是在......”

知瑤瑤翻了個白眼,“這還用說,肯定是顧念和哪個男人對上眼,在裡麵亂來了唄。”

“服務生,快來開門!”

服務生很快走過來,拿著鑰匙,周悅直接搶過來,擋在門前,深吸一口氣。

“周悅,彆想擋門哦,你一個人可擋不住我們這麼多,這種刺激的場麵,還是大家一起看比較好。”知瑤瑤冷笑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