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和他離開病毒中心前相比,現在兩人之間的氛圍和那時截然不同,更接近於夫妻。

他眯了眯眼,意有所指道:“如果很好的話,為什麼還會受傷,還不是某些人冇保護好?”

顧念咳嗽,“這是我自己的疏忽,薄穆琛是幫了我的。”

“看得出,你都已經替他說話了。”藺文博更不爽了。

他可能冇那麼喜歡顧念,但自己好不容易看上的女人,被人趁他不在的時候奪走,是誰都會不甘心。

顧念本來還想說什麼,但旁邊的男人扣住了她的手,還是十指相扣的那種。

顧念冇掙紮,衝他笑了笑。

兩人偽裝夫妻的時候,她都敢光明正大地和薄穆琛表現地很親昵,更彆提現在了。

“顧念,你這個賤人,你利用我的東西,和穆琛哥哥在一起!怎麼會有你這麼不要臉的女人!”

洪慧看到顧念和薄穆琛這麼親昵,眼裡的嫉妒都要噴出來了。

顧念覺得有些好笑,“我利用你的東西?你為什麼要說是東西?直接說是讓男女在一起的藥劑不就好了?

是你把藥劑混進水裡,再騙大衛醫生端給穆琛,我剛好路過,把水喝了而已。

如果這摻著藥劑的水是被穆琛喝下,那得逞的人,應該就是你吧。

明明是自己計謀失敗,現在還怪在彆人身上,不覺得太過分了?”

洪慧咬牙切齒,“就是你利用我......”

她還想爭論,旁邊的藺文博看不下去,“洪慧,彆忘了我帶你過來是乾什麼的。

我是叫你在顧念,在大家麵前,好好道個歉,那這件事就算過去,以後大家還是同事。

你再胡鬨,就彆想我以後會幫你。”

男人直接威脅了。

旁邊工作人員都紛紛點頭,大家都是人精,是非看得明白,這件事明顯是洪慧的錯,而洪慧還不想承認。

但她這時候不承認,也得認。

洪慧憋著口氣,但也知道輕重,如果這件事不交代清楚,不在顧念這邊得到道歉,以後閒言碎語都會往她身上壓。

現在爸爸出事,她已經不是當初可以目中無人的洪慧了。

洪慧咬著牙,努力做出一副情願的樣子,“對不起,剛纔,還有之前,都是我的錯。”

顧念淡笑道:“你知道錯就行。”

洪慧臉上瞬間放鬆,眼底甚至還帶著不屑和傲然,但顧念後麵的話就讓她怒了,“不過,你的道歉,我不接受。”

“你......彆太過分了!”洪慧咬牙。

藺文博也冇想到顧念會拒絕地這麼乾脆,微微擰眉,“顧念,這件事就這麼過去吧,洪慧以後肯定不會再這樣了,現在大夥兒都在這裡,你一直不鬆口,會顯得不太近人情。”

藺文博叫這麼多人過來的目的,除了讓洪慧乖乖道歉外,還有一點,就是讓顧念接受道歉。

如果雙方都冇問題,當事人不在意了,那這件事纔算是徹底過去。

不然等後麵,洪慧總會被人嚼耳根子,穿小鞋,這件事也會成為汙點。

“顧研究員,看在洪部長父親都出事的份上,您就原諒她吧。”

“對啊,她肯定是一時鬼迷心竅,纔會對薄監管員有想法。”

“以後大家還會在一個實驗組工作,抬頭不見低頭見的,這件事弄不好,所有人都尷尬。”

顧念唇角微勾,眼底卻冇任何笑意,是想道德綁架她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