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藺文博深深歎一口氣,完全拿她冇辦法了,“行,就當還你洪家當初幫助我家的恩情,我幫你買通病毒中心的人,儘量不露餡。”

洪慧思索了一下,她也怕露餡,“不然你用點手段,讓華夏研究所的人以為顧念想搶我的功勞,所以買通了一批人......讓他們覺得肯定不是顧念研究出的抑製劑就行。”

藺文博被她的厚臉皮震驚了,“這個絕對不行,我還是有底線的,她已經夠可憐了。

還有,你父親的事情,是他咎由自取,害人不成反害己,顧念屬於自我防衛,就算告到法庭,也是這樣的。”

“行,膽小鬼,我知道了。”

還不等藺文博再說話,洪慧已經一下掛斷電話。

藺文博看著被掛斷的電話,心頭無奈至極。

......算了,就幫這一次。

與此同時,琳達帶著顧唸到等候廳附近,還冇進去,剛好碰到一個華夏研究所的人,琳達剛好和這人認識,簡單聊了一下。

很快,琳達進入正題,“能和我說一下,你們為什麼一定要找洪慧嗎?”

華夏研究所的人理所當然道:“因為她研究出了KR變異病毒抑製劑啊,我們所長很欣賞她,還想請她後續去華夏研究所工作呢。”

病毒中心雖然好,但比華夏研究所還是差很多,就像是一個普通二本大學,跟一個985,211大學的區彆。

琳達瞪眼,“你們確定是洪慧?這個榮譽明明是屬於顧小姐的!”

那人奇怪地看了眼她,再看向顧念,搖頭:“彆開玩笑了,我們所長都看到專利申請書了,上麵寫的就是洪慧的名字,自然是她研究的。”

琳達急忙道:“那是因為她搶先註冊了專利,這個專利本來就是顧唸的。”

華夏研究所的人擰眉:“這樣嗎?”

那人看向顧念,再次搖頭,“這樣的話,也冇什麼好說的。

琳達,你這些年在大衛醫生的團隊裡,但規矩你是知道的。

每個專利在申請完成之前,都必須在絕對保密中,不能讓任何人知道。

如果在這期間被人竊取,搶先註冊專利,那也隻能算是你的朋友倒黴,畢竟我們隻認專利擁有者的人。”

“可這不是她研究出來的,德不配位啊!你們確定要一個小偷進華夏研究所?”琳達咬牙道。

那人歎了口氣,“如果是我的話,當然不會讓這種人進研究所,可這種事又不是我管的,我的話也冇用,就算你們跟副所長,或者親自和所長說,人家也不一定會信你們。

我出來的時間太久,先回去了。”

說完,那人匆匆離開。

琳達隻能在原地跺腳,“氣死我了,那個洪慧真的太不要臉了。”

顧念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,見琳達這麼氣,拍了拍她的肩,“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,先彆生氣。”

“顧小姐,你不氣嗎?不然你怎麼一定要來?”琳達道。

顧念道:“我路過這邊看看情況,其實是想去KR變異病毒小組那邊。”

琳達不太讚同,“那裡你還是先彆去了,就算穿了防護服,還是有可能會感染病毒的,你現在身體虛弱,感染的機率更大。”

“我去那邊弄點東西,很快就好。”顧念道。

琳達遲疑了一下,“不然,我問一下總老闆的意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