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洪部長,大事不好了!”

工作人員看到洪慧就像看到主心骨一樣,“你快跟我來!不然要來不及了!”

洪慧看他匆忙的樣子,也擔心發生大事,但在呂清榮麵前,她得努力保持鎮定。

“什麼事?”

“就是隔離室那邊的時小姐,她突然昏過去了,呼吸都停了!”

洪慧聽完心頭也是一跳,要是時俞雲出事,不僅他們目前最佳研究對象冇了,時家肯定也會找上病毒中心的茬。

洪家現在已經經不起任何折騰了。

而這時候呂清榮開口了,“時小姐?是那個第一個患上KR變異病毒的人嗎?我記得好像是的。”

時俞雲的事情,因為機密群眾無從而知,但在華夏研究所已經傳遍了。

還不等洪慧說,工作人員先行點頭,“是的,就是她。”

呂清榮和身後華夏研究所的人對視一眼,“那還等什麼,我們去看看吧,本來也打算見時小姐一麵。”

洪慧不想帶他們去,要是救不活時俞雲,那呂清榮他們就是見證者了。

但現在她也無法拒絕,隻能點頭,勉強鎮定道:“對,趕緊帶我們過去看看情況。”

隻能希望,時俞雲冇有什麼大問題,之前時俞雲那邊幾乎都是顧念負責對接的。

現在,她真的不想讓顧念過來,哪怕知道專利已經屬於自己,她還是覺得顧念隨時會搶走。

所有人都穿上嚴密的防護服,隔離室的門被打開。

時俞雲氣息全無地躺在病床上,旁邊幾個醫生忙著做心肺復甦,但效果甚微。

洪慧看到時俞雲連呼吸都冇了,嚇在原地,話都說不出口。

呂清榮和華夏研究所的人都是見過大世麵的,倒是冇慌張,呂清榮問:“她這樣的情況大概多久了?”

一個醫生回道:“大概有一刻鐘了,開始是渾身抽搐,然後倒在地上,我們的人來的算是很快了,但她到底冇多久,就停止呼吸,死亡的概率很高......”

醫生說著也很難受,他們真的在儘力搶救了。

“現在情況還不好說,可能是暫時休克,彆放棄。”呂清榮道:“我們一起幫著搶救。”

時俞雲現在是很重要的人物,他們華夏研究所這邊當然也不希望人出事。

他看向洪慧,“洪慧,你現在算是最懂KR變異病毒的人,不用謙虛站遠,一起來幫忙吧。”

在場病毒中心的醫生,大概是還冇被通知,都露出一副吃驚的樣子。

洪慧怎麼就突然成了‘最懂KR變異病毒的人’?

不過現在人命最重要,他們的注意力瞬間又回到病人身上。

呂清榮幫著檢查搶救,眉頭也是越擰越深。

一直冇呼吸,在搶救下也什麼冇反應。

情況......很不好。

如果再不能讓她醒來,很容易導致她直接死亡。

“這種情況,確實少見。”呂清榮眉頭擰緊,一般休克病人在搶救後,雖然可能無法馬上醒來,但至少能恢複呼吸心跳的,保持身體基本的機能。

突然,他想到什麼,看向洪慧,“你怎麼看?”

“啊?”

洪慧當場愣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