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呂清榮道:“冇事的,是不是有些太緊張,你就隻要把你的見解說出來就好,我們都在仔細聽,你肯定能行的。”

畢竟是做出抑製劑的人,在呂清榮心裡是這麼想的。

洪慧心跳驟快,她也很想說點什麼,但她腦袋裡空空的,完全不知道說什麼啊。

以前在參加會議的時候,她主要的工作就是集中所有人,專業討論有那些研究員就夠了,她負責劃水就行。

可現在,要她的意見了......

“好,我來。”

洪慧隻能硬著頭皮,走上前。

呂清榮眼裡滿是期待,彷彿洪慧就是一個奇蹟般。

洪慧頂著莫大的壓力,看向旁邊的醫生,“有給她喝過抑製藥劑嗎?”

“隻喝過一次,不過用處不大,就給她停了,抑製藥劑就對剛感染KR變異病毒的人有作用,對時小姐的作用微乎及微。”醫生道。

洪慧也隻能死馬當活馬醫,“你給她喝一下。”

“這......”醫生遲疑了。

旁邊的呂清榮道:“聽年輕人的吧,冇準真能有用呢?人家年輕人都這麼自信,你還有什麼可擔心的。”

洪慧的心裡無比絕望,但這時候她隻能硬著頭皮點頭,“冇錯,你就這麼做好了。”

她根本不知道怎麼救人,唯一能想到的,就是顧念製作的,堪稱神奇的KR病毒抑製藥劑。

希望能有用啊!

醫生很快把抑製劑取過來,給時俞雲注射。

冇過多久,本來處於休克狀態的時俞雲逐漸開始有了呼吸。

眾人驚奇不已,就連洪慧都震驚了,這真的有用?!

“年輕人,你真厲害。”呂清榮忍不住誇讚,同時也明白了其中的原理,“應該是病毒突發,所以導致時俞雲休克了,在五十年前KR病毒爆發的時候,也發生過這種情況。

感染KR病毒的病人突然抽搐,並在之後,呼吸停止,但因為那時候醫療手段不高,就以為病人已經死亡。

休克的病人得不到搶救,很快就真的死了。

你這反應速度和能力,真讓人佩服,跟你的研究成果一樣叫人驚歎。”

洪慧被誇得飄飄然,“前輩過讚了,我冇那麼厲害,隻是想試試而已。”

呂清榮搖頭,“彆看你的方法很簡單,但其他人都想不到。”

時俞雲很快醒來,睜開眼的時候,還很虛弱,“我......冇死?”

醫生連忙道:“時小姐,您現在暫時冇事了,身上的KR變異病毒還冇解決,但你彆擔心,我們會努力的。”

時俞雲咳嗽了兩聲,哀歎道:“我剛纔做了好長好長的夢,感覺我好像要去天堂了,但很快又突然回來......謝謝你們。”

“你應該感謝洪部長,是她救了你。”醫生道,指了指洪慧。

時俞雲看過去,眼睛瞬間瞪大,“她?她有什麼好感謝的,這人會救人?肯定是念念救我的。”

呂清榮微微擰眉,幫著洪慧道:“是她及時叫醫生拿抑製劑救的你,我們都冇想到用抑製劑的方法。”

時俞雲翻了個白眼,“抑製劑也是念念製作出來的,怎麼算都是念念救的我好吧。”

反正,她不要感謝這女人。

時俞雲完全冇想過自己的話會激起多大的浪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