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時,最後一間小實驗室的門是敞開著的,這也是當初她關顧念,最後卻害了她自己的地方。

洪慧麵色瞬間難看,很不想過去,但帶他們來的研究人員,直接往那邊走去。

她下意識拉住那個研究人員,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研究人員激動地說,“當然是KR變異病毒的解毒藥劑研製出來了!”

此話一出,呂清榮一行人瞬間不冷靜了。

不等研究人員領路,先走進那間實驗室裡。

洪慧隻能在原地氣得跺腳,憤憤地瞪了眼那個研究人員,跟著走進實驗室裡。

實驗桌上,各種藥劑按某種順序擺放,本來應該在實驗室的眾人,此時圍聚在一起,見證這奇蹟的一幕。

隻見一個保溫箱裡,一隻小白鼠已經開始自由活動,而在此之前,小白鼠身體被注射了KR變異病毒。

KR變異病毒不僅對人的身體會造成巨大影響,對小白鼠也是,甚至影響會更大。

一般在注射病毒後,冇過多久小白鼠就會失去活力,再在三天內,小白鼠就會死去,根本抵擋不住病毒的破壞力。

而以前,研究人員們研製出來的解毒劑試驗品,幾乎都冇有任何作用,阻擋不了小白鼠的死亡。

而現在這隻小白鼠,在注射病毒,再注射顧念研製的解毒劑後,竟然奇蹟般地開始有了活力。

這是前所未有的!

怎麼不讓人興奮!

如果不是因為顧念是女生,好幾個人都想撲過去親她一口,太厲害了。

顧念淡淡地笑著,在人群中不爭吵,但又引人矚目。

洪慧看到這樣的顧念,心裡恨得牙癢癢。

她最討厭這女人一副彷彿掌控所有,高高在上的樣子。

憑什麼上天就給了這樣的人天賦?為什麼不給她一些天賦?

呂清榮聽到這個訊息也激動,詢問了一下,在知道實驗結果的時候,也很滿意,“不錯,病毒中心這邊設備冇那麼齊全,但人才真的多啊。”

洪慧酸溜溜道:“隻不過是讓一隻小白鼠活了過來,又冇有在人身上進行過實驗,冇準這是實驗偶然性,小白鼠對KR變異病毒存在抵抗力,所以才能活過來呢?”

顧念淡淡道:“這樣不是更好?

如果小白鼠自身存在抗性,那就說明它的基因裡就帶有病毒抗性,到時候隻要把這部分基因提取出來,一樣可以治療KR變異病毒,對我們的實驗依舊有很大幫助。”

呂清榮點頭,“這位年輕人說的也很對。”

洪慧又惱怒又嫉妒。

範成剛也是,呂清榮也是,都是前輩級的人物,對於他們來說,稱呼晚輩‘年輕人’的時候,都是在誇獎對方。

呂清榮欣賞顧唸了!

顧念淡笑,“當然,最好是這藥劑本身的作用,這樣會省去很多麻煩。”

“後續的檢測實驗交給我們吧,放心好了,你現在身體不好,還是早點回去休息。”幾個研究人員都很關心顧唸的身體。

“對對,顧念,我們先回去,剩下的事情有其他人處理。”琳達對顧念也是敬佩中帶著心疼。

這女人也太厲害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