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洪慧滿臉慌張,“呂前輩,你要這個乾什麼?”

說這話,其實有些明知故問了。

如果顧念說得都冇錯,那很顯然,這個抑製劑的出處,和顧念有很大關聯。

而洪慧作為專利擁有者,‘製作藥劑的人’,竟然連這故事都不知道,太可疑了。

呂清榮看向洪慧的目光淡了很多,“你能解釋一下,你是怎麼想到用蝴蝶草製作抑製劑的?”

洪慧咬著唇,“我嘗試著試驗了幾種草藥,然後就成功了。”

呂清榮繼續問:“那你為什麼覺得蝴蝶草能夠治療KR變異病毒?”

“我想......KR變異病毒其實也是流感的一種,就想都試試。”洪慧道。

呂清榮追根問底,還隱隱有了逼問的架勢。

“中藥關於蝴蝶草的記載,隻寫了能治療普通感冒,而治療普通感冒的中藥,大大小小有上百種,如果加上治療病毒性感冒的藥物,至少有大幾百種,你一共列了多少?”

研究的很多發現,雖然看上去是偶然的,但實際上都是經過無數次試驗得來,就像愛迪生髮明燈泡一樣,做了上千次試驗,才找到用來做燈泡的材料。

一切,都是有依據的。

“我......”洪慧大腦一片混亂,絞儘腦汁想怎麼圓謊。

“洪慧,你的實驗報告都在這裡,你看有冇有漏的。”琳達從旁邊的桌子上拿起一疊資料,揮了揮。

洪慧頓時急眼,衝上去要搶,“你又不是我們病毒小組的人,怎麼能亂拿東西!”

而且她的實驗資料,明明早就被她怕露餡,全部銷燬了,怎麼還會有?!

琳達的眼神很無辜,“就放在這裡,我就順便看了,這上麵還有日期呢,從上個月到這個月的,你的研究主題還是KR變異病毒的特性,怎麼這兩天就突飛猛進,用蝴蝶草研究出了KR變異病毒的抑製劑?

難不成你被愛因斯坦附體了?”

琳達又搖頭“不對,愛因斯坦這跨度都冇你大,你這是天神降臨你身啊!”

洪慧臉色通紅,這時候隻想搶回資料,“你給我閉嘴!資料還給我!”

洪慧身高一米六八,已經不算矮了,但偏偏琳達身高有一米七二,手臂還長,舉起手剛好就能讓洪慧夠不到。

她看似隨意一丟,那些資料徑直掉到桌上,還剛好是呂清榮一行人麵前。

呂清榮拿起資料,很快翻了起來,眉頭越皺越緊,最後嫌棄地丟到一邊,“這上麵寫的都是什麼東西?華夏研究所新來的實習生記錄的都比這個好,這是洪慧寫的?”

洪慧立即衝到桌邊,這次琳達冇再攔她,雙手環抱看好戲。

洪慧慌忙解釋,“這是她們汙衊我的,不是我的實驗記錄,我的實驗記錄都是研究KR變異病毒的抑製劑......”

“你可彆亂說,還有監控在呢,你要不要看看監控,看看你這些天是不是按照這些實驗記錄裡寫的操作的。”琳達指了指不遠處的攝像頭。

洪慧睜大眼,不敢置信地看著琳達,她明明也把監控刪除了,這女人......到底是從哪裡來的記錄?

如果真有實驗記錄,那呂清榮就知道她是在說謊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