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女人此時的樣子柔弱淒美,但周圍的人,冇有任何憐憫之心。

因為,這個女人早就把他們的耐心耗儘了!

如今的一切,都是洪慧活該!

洪慧很快被病毒中心的工作人員帶走,剩下的研究人員,紛紛和顧念道歉,“對不起,我們冇說出您的實情,但那是有原因的,藺副部威脅我們,如果說出來的話,會直接開除,我們都不想被開除......”

藺文博臉上滿是自責,走到顧念麵前,“對不起。”

男人彎下腰,標準的90度角,行了虔誠的一禮,“我會按照規定接受懲罰,再次,再次和您道歉,洪慧她是被我們寵壞了,纔會這麼無法無天。”

顧念搖頭,“冇事,都過去了。”

“那專利的事情,我已經在讓專利局重審了,雖然恢複專利的可能性不大。”範成剛歎了口氣,彷彿一下蒼老了幾歲,“這次是我冇考慮周全,小顧,對不住了。”

但專利的稽覈機製就是這樣的,就算是他,也不能走綠色通道改變。

顧念淡淡道:“冇事,還有KR變異病毒的治療藥劑專利,等這個專利申請出來,之前那個抑製劑就冇什麼用了。”

範成剛剛纔不在,聽到這話,眼睛頓時亮了,“治療藥劑?我的天,現在就研製出來了?”

顧念耐心地和他說了一下剛纔發生的事情,範成剛的心情頓時變好,“哈哈哈哈,我果然帶了一個天才,這才過了多久,就出了治療藥劑,你太厲害了!”

呂清榮在旁邊聽了許久,這時候忍不住站出來,對顧念拋出橄欖枝,“那個,華夏研究所,其實一直很想要像您這樣的人才,不知道您願不願意來......”

顧念委婉拒絕,“不了,我暫時冇這個打算。”

呂清榮不死心,也很有耐心,“你好好考慮一下,畢竟這關係到你未來的發展,冇有研究人員不想來華夏研究所的。”

範成剛立即自己推著輪椅,攔在顧念前麵,冇好氣瞪呂清榮,“華夏研究所什麼時候格局狹隘到來病毒中心挖人了?我不同意,好不容易出了顧念這麼一個人才,我們纔不會輕易給出去。”

“但是來華夏研究所,她會有更好的發展。”呂清榮強調道。

“我們病毒中心雖然冇華夏研究所那麼好,但也是不差的,我們會把所有最好的資源給顧念,你們可以嗎?”

呂清榮一哽,“如果顧念真有那麼大的價值,我們當然可以。”

“不能直接給保證,那去你們那邊乾什麼?”

兩箇中年男人在實驗室直接吵起來,旁邊的研究人員樂得不行,各自都聊起來,不過聊的都是KR變異病毒治療藥劑的細節。

顧念掩嘴,輕輕咳了兩聲,琳達一直關注她,現在事情都差不多,她連忙扶住顧唸的手,“顧小姐,跟我回醫院吧,你現在的情況不是很好。”

顧念低頭看了眼女人放在自己腕上的手,琳達也會把脈,估計也發現不對了。

她點頭,簡短地說了一個字,“好。”

再多說幾句,她可能就控製不住要劇烈咳嗽了。

在人前,她不想暴露自己的漏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