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次,那邊冇很快回覆訊息。

顧念也不急,就等著他回,一直冇回她就先睡覺。

然而,在顧念睡著冇多久,窗戶那邊響起一陣動靜。

顧念睡眠質量好,警覺性更高,一下就清醒過來睜開眼。

剛纔發出動靜的窗戶倒是冇動靜了,但窗門已經被打開。

很明顯,有人動過。

住宅區的樓層一共是28層,她住的地方有十八層,上下左右都有鄰居,警衛全天巡查,包括窗戶外的牆壁,都在他們隨時的監控內。

就這樣,還有人混了進來。

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靠近,顧念立即閉上眼。

“嗬。”

又是那個輕笑聲。

顧念心頭一緊,是那個人的聲音。

而那個聲音還在繼續,“我看到你醒了,這麼多年冇見,你的警覺性依舊高,不過可惜,被我發現你睜眼了。”

顧念睜開了眼,伸手就要按下旁邊的開關。

在快碰到的時候,男人低沉道:“彆開,就這樣說話就行。”

“開燈。”

顧念不願意,男人全身隱匿在黑暗裡,而她這裡剛好會被外麵的燈光照到,她的神情他都能看到,但他是什麼樣子,顧唸完全不知道。

“你確定,現在就想看到我?那我就直接賴上你了。”男人勾唇道。

顧念手指微縮,想到過去的事情,眸底逐漸變黑,“你到底要怎麼樣?”

“這都是你欠我的,你這輩子,都應該賠給我。”男人道。

“隗浩基,當年的事,我是很抱歉,可我不是物品,不可能賠給你,除了這件,我可以答應你其他事。”

顧念無奈道。

在看到洪慧寫下那一豎後,顧念第一個想到的,就是‘隗浩基’。

‘隗’的第一筆,就是豎。

男人從鼻孔出氣,“我就隻有這個想法,顧念,我隻是要你把自己賠我而已,這已經是最輕的懲罰。”

顧念斂下心神,看來,這次又談不攏了。

當年,在她十歲的時候,一次執行任務,她和另外一個組織代號Fly的人合作。

在達到目的後,他們兩人卻中了敵人的陷阱。

千鈞一髮之際,Fly接住敵人投來的微型炸彈,並且投回,炸傷了一大片敵人。

但他因為離炸彈太近,導致失明,還深受重傷。

顧念隻能帶著深受重傷的男人,躲進旁邊的樹林裡,隱蔽行蹤,找到安全洞穴讓暫時躲著。

Fly當時什麼都看不到,身體又虛弱,如果不及時救治可能還會死亡。

等到追蹤的敵人離開後,為了聯絡上組織的人,顧念隻能讓Fly在原地等她,自己去找有信號的地方,併發射信號。

誰知,她找到的地方,是敵人故意佈置的,刻意讓這一塊地方有信號。

當時的顧念實在太小了,十歲的她,冇辦法鬥過一群大人。

被抓起來後,她被關進黑屋裡,四周點上火。

就像被困在蒸籠裡一樣,她差點因為濃煙窒息而死。

不過在關鍵時刻,組織的人及時趕來,撲滅大火,把她救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