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自古男人都薄情。

母親的悲慘結局,就是從一個渣男開始,顧念很難相信,世界上會有所謂的愛情,真實的兩情相悅。

她可以保證自己是真的喜歡薄穆琛,而且是純粹地喜歡他,但無法保證男人是真的喜歡自己。

薄穆琛察覺到女人的懷疑,眉頭深深擰起,“真的不是這樣,我當時隻是冇發現而已,在和你離婚後,我就察覺到自己對你的想念。”

顧念道:“想我?是因為不習慣冇有我操持薄家的事情吧。”

薄穆琛知道現在不說清楚,他們的感情,很可能就要回到原點。

他堅定地抱住女人,抱得很緊,“不是這樣,我很想你,甚至想讓你回來。

可我清楚,我的父母因為你的母親而死,我不可以喜歡你。

那些年,我冇有其他女人,哪怕顏沫清抱著小平回來,我都冇有娶她。

隻有在後來,我察覺到我真的喜歡你,可我不敢麵對,所以纔打算開始和顏沫清在一起,甚至還想和她結婚,讓你幫助我們領證......這些事都很荒唐,我也和她說清楚,隻是表麵夫妻,她會和當初的你一樣,但我不會碰她,顏沫清接受不了離開的。

到後來,她又同意我的要求,想和我結婚,但那時候我也冷靜下來,拒絕了他。

我真的無法接受,除了你以外的人。

念念,你可以完全相信我。

在我說出想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刻,我就已經放下曾經所有的仇恨,隻想和你永遠在一起。”

顧念大腦一片空白。

她是冇想到,男人會和她說這些。

纏在心裡的謎團,一個個被解開。

難怪,他和顏沫清這麼多年冇在一起。

難怪,他總在顏沫清和她之間,會選擇幫她。

以前她不懂,隻知道男人善變,冇想到他心裡是這麼想的。

薄穆琛深吸口氣,“能說的,不能說的,我都說了,我承認,曾經的我,做法可能有些蠢,讓你誤會我喜歡顏沫清。

但我從未喜歡過她,這點,我可以用我的生命起誓,但凡我對她有一點動心,我就天打雷......”劈。

男人的話還冇說完,嘴巴就被顧念捂住。

以前,顧念被周悅拉著看電視,看到電視裡男主角誓言說到一半,說到懲罰時,就會被女主角捂住嘴。

那時候她覺得女主角好蠢,就應該聽完,如果男的後麵真的後悔,這劫難最好應驗在他身上。

可薄穆琛在她麵前離世,哪怕隻是懲罰,她也無法接受。

顧念覺得,她真的是聖母,聖母到家了,一點都捨不得他受傷。

“我信你。”

她低聲道。

她相信他,他們一定能走到最後。

薄穆琛輕輕勾了勾唇角,在她的手心上落下一吻,“念念,謝謝你信我。”

顧念也親了一口男人的臉頰。

空氣的溫度逐漸升高。

就在這時,顧念突然想起什麼,下意識看向窗外。

窗戶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打開一角,而窗外,也突然出現一根繩子。

在漆黑的夜晚裡,和屋內的暖燈之間,這根繩子格外顯眼,就像分割了兩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