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澤暗自感慨。

不過,事情都已經過去,怎麼說顏沫清也幫助總裁脫離那個組織,成功擺脫Fly的身份,隻不過後麵冇想到會被那個叫做隗浩基的人頂替上總裁的位置。

聽說那個叫隗浩基的,成為Fly後,還一直粘著隔壁組織,代號Nice的女殺手,還用總裁的Fly身份做過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不過現在,正主在這裡,那個隗浩基再怎麼樣,也隻是小醜。

薄穆琛很快回到房間,手裡的資料都是有關隗浩基的。

“你先睡好了,我去書房看會資料。”男人道。

顧念哪能讓他一個人,“我和你一起吧,我已經睡過一覺,現在睡不著。”

薄穆琛微微點頭,“那我先去換一身衣服。”

他身上還是那件浴袍,雖然室內溫度比較高,可一直穿著浴袍,還是很容易著涼的。

顧念立即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

男人輕挑眉梢,眼裡有些意外,“你確定?”

顧念臉頰微紅,但還是堅持點頭,“去!”

她是不太好意思盯著男人換衣服,可萬一隗浩基在這個時候動手了怎麼辦?

所以,必須去!

薄穆琛眸光微閃,突然靠近女人。

顧念下意識後退一步,男人又走近一步,她又是後退,就這麼被逼到了牆角。

“你......你乾什麼?”顧念說不慌是不可能的,尤其是被男人清冷沉靜的雙眸一直盯著。

就好像,她的所有想法都已經被他知道了。

薄穆琛的眼睛,一瞬不瞬地看著女人,又像是隨意的打量。

就是這種若有若無的認真,反而更讓人緊張。

“你說話啊,一直看著我是什麼意思?”顧念努力維持鎮定。

薄穆琛緩緩開口,“我感覺,你現在就像是......”

他拉長了音,把人的胃口釣足了。

顧念順著接話,“像什麼?跟屁蟲?”

“不,像是小貓咪。”薄穆琛捏了捏她的臉頰,“很軟,跟丫丫養的那隻小貓一樣。”

丫丫的貓是周悅送的,特彆聽話黏人的一隻布偶貓,丫丫放學後就會粘著她。

後來這隻布偶貓看到薄穆琛,就跟著丫丫一樣,粘起了薄穆琛。

顧念臉瞬間爆紅,又羞又惱,“我纔不是什麼丫丫的貓,你彆亂說。”

薄穆琛嗯了一聲,“你是我最愛的貓。”

他輕輕撫摸了一下女人的腦袋。

砰!

臉上的溫度瞬間上升。

顧念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,隻能軟軟地瞪一眼男人。

薄穆琛也適可而止,知道她的臉皮薄,親了一下女人,就進了臥室。

顧念跟著他進來,努力平複心跳,一邊暗自打量四周。

“又在看我臥室的裝修?”薄穆琛道。

這裝修和她房間的一模一樣,但被男人這麼問,顧念還是很淡定地點頭,“是的,我隨便看,你換你的衣服好了。”

“嗯,”薄穆琛也冇追問,“你手邊的櫃子裡有我要穿的,你順手拿一下。”

“行。”

顧念很乾脆利落地打開那個衣櫃。

當看到裡麵排列地整整齊齊的男士專用褲,她老臉還是忍不住一紅。

顧念嚴重懷疑,薄穆琛是戲弄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