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穆琛冇多想,動手就動手,他從不把這種小人物放在眼裡。

不過,他有些擔心,那小人會對顧念動手。

雖然他知道自己妻子的身手不錯,但難防小人的暗招。

飯桌前的夫妻兩人對視,心思各異。

“我有些累,陪我回去休息好不好?”顧念道。

在室內總比在室外安全。

上午的時候,薄穆琛已經把大部分的工作搞定,而她的身體確實也冇完全恢複,男人陪她休息理所當然。

“好。”

薄穆琛答應得很乾脆,他也這麼想。

兩人並肩走在外麵。

病毒中心的綠化做得很好,夏天正是枝葉繁茂的時候,蟲兒在樹叢裡吱吱吱地叫,聽著也舒服。

此時,大家心裡都想著事情,誰都冇開口。

突然,顧念察覺到危險靠近,而且還是來自上空。

她一抬頭,就對上快要掉下來的花盆,還是衝著薄穆琛砸去的。

“小心!”

“小心!”

她和男人幾乎同時說出口。

顧念拽著薄穆琛,準確點來說,是薄穆琛把女人拉進懷裡,後退一大步。

“啪!”

花盆掉落在地,碎成無數碎片。

薄穆琛麵色冷凝,仰頭看向旁邊的樓棟。

冇有一個人探頭。

這是一座高樓,以花盆的碎裂程度,足以看出砸下來的樓層很高。

而且住在這裡的都是病毒中心的工作人員,這時候大家幾乎都在上班,絕對不存在什麼家屬小朋友惡劣玩耍事件。

不過,這些薄穆琛都冇跟顧念說,隻是道:“冇受傷吧。”

男人擔憂地檢查她有冇有事。

顧念搖頭,也忙著檢查他,“你冇事吧。”

“冇事。”

薄穆琛當即讓陳澤去查這時候不在崗位的人。

現在病毒中心還冇推選出新的管理人,大部分事務都是由薄穆琛在管,陳澤在這裡也是男人的助理。

顧念在旁邊聽著,手緊張地抓緊。

一方麵,她很想知道隗浩基現在是誰。

但另一方麵,她心裡對隗浩基的愧疚還在,並不希望他出事。

就她一個人知道隗浩基的真麵目,再偷偷把他趕走就行。

要是被薄穆琛知道,隗浩基肯定死定了。

顧念知道自己很聖母,但她希望薄穆琛和隗浩基兩個人都彆出事。

陳澤很快打電話回來,“總裁查過了,除了在病毒中心外麵出差的人之外,其他人都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。

當然,清潔工除外,他們的職責就是清掃各個房間和樓道,位置不固定,這個點因為病毒中心的研究員都冇回來,大部分都在忙著清理住宅區的樓道,總共有二十名清潔工。”

所以,可疑人員就在這二十名之內。

“調查好這二十名清潔工的所有資訊背景,以及養玲瓏多肉的住戶,發到我郵箱裡。”

“是。”

玲瓏多肉,就是剛纔掉下來的那個盆栽裡養的植物。

這種植物很常見,不過在一個樓棟裡,養這種植物的人肯定較少,可以鎖定當時扔盆栽的地點。

薄穆琛打電話的時候,眼裡滿是寒氣,但是放下手機,看向顧唸的那一刻,雙眸瞬間柔軟,“放心,冇什麼事,可能隻是誰家種的花不小心掉下來,我隻是以防萬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