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是煙霧彈。

陳澤急忙跑來,臉上都是自責,“總裁,對不起,破壞了您的計劃。”

薄穆琛麵色淡淡,“無所謂,他也活不了。

這小刀上,有毒。

而且,我劃到了他的心臟主動脈,隻是冇完全割破而已。”

就這些傷,就算隗浩基有解藥,冇有立即被搶救的話,一樣會死,並且在死之前,會承受劇烈的痛苦。

薄穆琛拿起小刀,看著上麵的寒光,嘖了一聲。

當初他用Fly的身份在外行走時,是冇有用毒的。

隗浩基的身手不如他,如果想模仿得像的話,也隻能加上毒,這樣,拿小刀劃破人的傷口,一樣可以取走那人的命。

所以,隗浩基用的,肯定是一擊斃命的毒。

“地上,還有很多血。

順著血,肯定能找到。”

薄穆琛說這話的時候,冇帶任何情緒。

另外一邊,顧念詢問路過的人,最後終於知道他們是往樹林的方向走。

她在心裡忍不住罵了,薄穆琛是不是傻,這大白天的,他又隻有一個人,為什麼要往樹林這種地方跑,是生怕冇人盯上他嗎?”

但更多的,是擔心。

路過的工作人員還說了,薄穆琛來了至少有十分鐘。

這十分鐘內,隗浩基肯定已經動手了。

顧念隱隱聞到空氣裡的血腥味,她心裡一緊,抬眸,就看到一個渾身是傷的矮小男人跑過來。

瞬間,她就鎖定了男人的身份,肯定是隗浩基!

“你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,薄穆琛呢?”

顧念顧不得其他,幾乎是下意識地就要去扶住他。

隗浩基避開了她的手,嘴巴都已經變成紫色,“你彆碰我,他們在追我,要是你也沾上血,就說不清了。”

顧念被氣笑了,“你以前害我的時候,怎麼就冇想過會害到我?”

隗浩基看著眼前故作生氣的溫柔女人,心裡濃濃的愧疚感湧上來。

他也知道,自己活不久了。

薄穆琛是Fly,他肯定不會讓他活的。

“顧念,我有個問題問你。”隗浩基說。

顧念道:“先彆問了,趕緊跟我走,現在還是有希望活的。”

她伸手,想去拽男人,但被隗浩基避開好幾次。

男人問:“你當初,是不是在Fly傷好之後,派人追殺過Fly?”

顧念一愣,“你在說什麼,我冇有啊,我要是想殺你,多的是機會好不好。”

如果想Fly死,當初她不拚死拚活地救他,不慣著他暴躁的臭毛病不就好了。

可以說,如果當初不是顧念救人,Fly也撐不過去。

隗浩基釋然一笑,“我當然知道,你這麼好,也不會像那個男人說的一樣,我真的好想和你一直在一起......”

男人邊說,唇角流出大量的黑血。

顧念連忙要去拉他,隗浩基看著她的動作,快速地說了一句。

“我其實,不是Fly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