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?”

顧念其實聽清了,但她覺得這是幻聽。

隗浩基不是Fly?這是開什麼玩笑?

“我真不是Fly,但為了讓你,還有組織裡其他人相信,在真的Fly失蹤的那天,就讓我全身纏滿繃帶出現,因為真的Fly失蹤前,也纏滿了繃帶。

他們為了我和Fly像,所以故意刮掉我全身肌膚,燙傷我的喉嚨,偽裝成傷口惡化的樣子,這也是後麵我為什麼一直為難針對你的原因。

當時我真的很絕望,他們逼著我去模仿另外一個男人,而因為你,我失去了我原來的所有。

而當時的Fly也因為重傷殘廢,脾氣暴躁,所以你們都冇懷疑我。

那群人隻是想利用我毀了Fly原來的組織,我偷偷把那組織裡的機密都泄露出去,自然有仇家會找他們報複。

目的達到後,我就自由了,所以我才能一直跟著你。

我的真名是隗浩基,你彆叫我Fly了,我就是隗浩基。”

顧唸的震撼一波接著一波。

隗浩基竟然是冒充的Fly?那Fly本人呢?

顧念很想問這個問題,但隗浩基現在的身體狀況實在太差。

“你先彆說了。”

隗浩基還在執著地說著,“還有,彆告訴任何人,你曾經是Nice。”

真Fly,也就是薄穆琛,誤解了Nice,以為Nice當初想害死他,肯定是他那個組織的後手。

連Fly都說的那麼篤定,那他們肯定是在做足了準備,如果以後顧念在薄穆琛麵前暴露自己的身份,那太危險了。

薄穆琛會直接殺了顧念?還是因為愛相信顧念?

隗浩基看到那時男人眼裡的無情,還有曾經Fly的手段,他不敢賭。

說完這句,在女人的手要碰到他時,隗浩基避開她的手,突然往後倒去,“有人追過來,你就說不認識我,彆碰我。”

他怕連累了顧念。

大概是人之將死,其言也善。

“還有,顧念,對不起,騙了你那麼多年。”

隗浩基把自己想說的說完,安心地跌落。

顧念拉都拉不住,隗浩基的身體敏捷性比她高太多,哪怕在他受重傷的情況下,她還是拽不到他。

隗浩基的聲音,消散在風中。

而他的背後,是廢水清理池,裡麵全是化學藥劑的廢液,多的是腐蝕藥劑,正常人跌下去都必死無疑,更彆說深受重傷的人。

顧念失神地看著男人淹冇在清理池中,濺起巨大水花,身後傳來一陣陣腳步聲。

隨即,身體被熟悉的手掌帶進懷裡,聞到熟悉的氣息,“有冇有受傷?身體怎麼樣?”

薄穆琛的眼裡滿是擔憂,和之前看到隗浩基時的冷然肅殺截然不同。

顧念當然不知道他那時候是怎麼樣,低聲道:“他......掉下去了。”

薄穆琛看著地上的血跡,蔓延至廢水池邊,那人真的跌了下去。

但他不關心這個,更擔心另外一件事情。

“他有冇有對你怎麼樣?那人很危險,是潛伏在病毒中心的間諜。”

顧念搖頭,“冇有。”

隗浩基的性格她還是有些瞭解的,雖然有些激進,盼望著她死,但實際上,隻是想發泄一下自己的情緒,並不是真的想她出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