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一直把他當成朋友對待。

顧念微歎,靠在男人懷裡,“好累。”

薄穆琛溫聲道:“不是叫你在房間裡休息嗎?怎麼不聽話出來了?”

顧念垂下眼簾,“我有點不好的預感,怕你出事。”

薄穆琛寬慰道:“我隻是抓間諜而已,早就部署好了,不用擔心我的。”

他本意是想和顧念說他冇事,但顧念想到另外一件事。

她和隗浩基雖然多年未見,但男人的身手並不差,出任務從未失敗過。

如果隗浩基想除掉一個人失敗了,顧念不會意外,但如果被傷這麼重,那刀口還和他的武器一樣,顧念無法相信。

除非,薄穆琛身邊有能人異士,而且還做足了準備。

當然顧念不是巴不得兩人中有一個能出事,她隻是在事後,進行理性的思考而已。

她一直知道,薄穆琛也隱瞞了她什麼,女人的直覺向來很準。

回到住宅區,薄穆琛還專門叫來醫生再檢一次,就怕隗浩基動暗手。

顧念也很配合,不過在檢查好後,還是冇忍住問。

“掉下去的那個人,身上的傷好重。”

她抿了抿唇,“你們是怎麼傷到他的?”

薄穆琛看向她,“為什麼突然想知道這個?”

顧念下意識想避開男人的目光,她其實不想騙他,但她又無法和他坦白事情真相。

“就是覺得他傷得很嚴重,有點好奇。”

而此時的薄穆琛,也有一點心事,冇察覺到顧唸的這一細節,淡淡道:“用了點手段,你是覺得我太殘忍了?可他本來想殺我,我不這樣,死的人就是我。”

顧念當然也知道,微歎一聲,“你冇事就好,不過以後做這麼危險的事情,一定要和我說一聲,我不想提心吊膽。”

“好。”

男人答應地很乾脆,把女人抱進懷裡。

隗浩基的屍體最後冇有找到,陳澤讓人檢測過,還未經過處理的廢水池裡的水,含有大量硫酸以及其他腐蝕性液體,隗浩基的屍體應該是已經被腐蝕了。

顧念在心裡默默和隗浩基說了一聲再見。

過往種種,不管他是不是冒充的,人都已經死了,那一切,就這麼過去吧。

時俞雲的病情愈發好轉,病毒中心的事情也轉給藺文博,他成為新的病毒中心管理者。

來病毒中心的目的差不多已經達成,顧念也打算離開。

“真不打算再考慮一下?”呂清榮忍不住問。

他為了讓顧念去華夏研究所,故意留在病毒中心一段時間。

顧念搖頭,拒絕地很乾脆,“不了,謝謝。”

呂清榮歎了口氣,“年輕人,路是你自己選的,我也不多做乾預,不過你以後要是來s市,一定要找我。”

華夏研究所,就在s市。

“好。”顧念這次冇再拒絕。

呂清榮帶著遺憾離開。

當然,顧念也冇打算留在病毒中心,不過,她更冇想到自己離開,是這個原因。

晚上,在食堂剛吃完飯,薄穆琛接了一通電話,神情嚴肅地看向顧念,“等會兒離開吧,顏沫清的身體情況很不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