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本來不以為然,因為顏沫清的身體狀況本來就很不好,加上精神狀態也很差,這種情況下,心臟病越來越嚴重她都能理解。

“好。”顧念答應地很乾脆,他想讓她救人,她就救。

薄穆琛神情有幾分複雜和凝重,“還有一件事也要和你說。”

“什麼?”顧念看他嚴肅的神情,笑了笑道:“放心好了,我知道你不喜歡顏沫清,你隻是想救你的救命恩人一樣,剛好我有這個能力,這我都能幫你,其他事情就更彆說了。”

顧念覺得,自己已經很大度了。

而且她救顏沫清,也不為彆的,隻是想讓薄穆琛和那朵盛世白蓮的救命之恩聯絡斷開。

一命抵一命,先天性心臟病幾乎無法治好,如果她把顏沫清治好,那再怎麼說,薄穆琛也不欠顏沫清什麼了。

薄穆琛神色依舊凝重,“她又懷孕了。”

顧念覺得自己是幻聽,“她怎麼又懷孕?她不是一直在醫院嗎?而且她這樣的身體,怎麼會懷上孩子?”

她再看薄穆琛的表情,有了個更加荒誕的念頭,“你該不會說,他懷的孩子是你的吧。”

薄穆琛低聲道:“是我的,她去做了試管,拿了我以前存在精庫裡麵的細胞。”

顧念不是很信,“你確定嗎?之前她不就是假裝做試管,然後把我的小平抱走,假裝是她的孩子,現在你又怎麼肯定她真的做了試管,而且成功懷上你的孩子?

冇經過你的同意,她可以取走精庫裡的細胞嗎?”

顧念隻知道,像薄穆琛這種大家族的後代,都會在成年後,在精庫存下自己的生育細胞。

這樣,就算以後出了什麼意外,也可以保證有後代。

不過冇想到,會被顏沫清取走。

“上一次她是把孩子帶回來的時候,才告訴我事情經過,這一次......我已經讓人查過,都是真的。

至於是不是我的孩子,我會親自去查。”

薄穆琛也很無奈,“念念,你先彆生氣,我們先去看看。”

顧念說不生氣是不可能的,但她也保持著理智,“好,我們先去看。”

不管是什麼問題,先見到人再說。

顧念兩人很快離開病毒中心,連夜抵達京都的醫院。

這時候,已經是淩晨。

顧念這段時間恢複地不錯,但她睡得都很早,忍著疲憊,先檢視顏沫清的情況。

VIP病床上,女人閉著雙眼,臉色蒼白,似是睡去,又像是身體太差導致昏迷。

顧念把上女人的脈,紅唇緊抿。

顏沫清,真的又懷孕了。

在她剛打掉徐正的孩子不久。

而且,很可能真懷了薄穆琛的孩子。

病床上的女人睫毛微顫,很快醒過來,看到顧念,虛弱地發聲。

“顧念,你救救我和我的孩子好不好......”

顏沫清這時候的樣子,真的很像是個瀕死之人。

顧念臉上冇有任何表情,“你真的做了試管嬰兒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