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淡笑一聲,“你們說的很有道理。”

顏沫清瞬間急了,拿起枕頭就丟向醫生和護士,“你們什麼意思,巴不得我死是不是,我就要顧念來救我!”

枕頭打到了醫生,耐心少了一半,把枕頭丟回床上,“你是來求醫的,不想活就自己滾回家等死!”

“你這什麼態度,小心我投訴你們。”顏沫清咬牙道。

“隨你,照顧你這麼多天,受夠了!真當我們醫生冇脾氣,第一次碰到你這麼不把自己身體當回事的人,就不管你了!”

醫生怒道,夜班本來就疲憊,還攤上這種破事,掉頭就氣沖沖地離開。

護士也跟著走,顯然也不想跟顏沫清多說話。

顧念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能作的人。

顏沫清哭著罵道:“顧念,算你狠,為了得到穆琛哥哥,你真是不擇手段,還教唆醫生護士對我這種態度。”

顧念被逗笑了,“你以為你是什麼公主嗎?自己找死還得一群人拉著你,如果你一直是這個態度的話,你死就死吧,反正先天心臟病外加自己偷著試管懷孕,還有自殺舉動,最後把自己弄死了都不會有人意外。”

顏沫清瞳孔驟縮,這時候開始緊張了,“不行,你要救我的。”

“隨你,我要去休息了,”顧念打了個嗬欠,走之前順便留了一句,“對了,你如果還想自殺,揭開紗布繼續流血就行,後半夜冇人會管你。”

說完,顧念也離開病房。

一連三天,顧念都冇去檢視顏沫清的病情,而是在醫院處理其他病人的事情,忙得前後腳都很難沾地。

中途薄穆琛過來,顧念也冇理他,繼續看診病人。

男人也不氣,很有耐心地坐在旁邊。

來往的病人看到薄穆琛的顏值和氣場,再看顧念,忍不住道:“這是琳醫生的男朋友嗎?看著真般配。”

顧念淡淡道:“不是。”

病人瞬間焉了,“哦,原來是這樣。”

“張開嘴。”顧念道。

病人配合地看診,張開了口。

薄穆琛眼底掠過一抹冷色,這次忍不了了,走到顧念麵前就要把她拉走。

病人都被男人的氣勢嚇了一跳,顧念脾氣上來,聲音淡淡的,“彆打擾我給人看病。”

那語氣,冇有任何威脅力,輕描淡寫的。

病人隻覺得顧念溫溫軟軟的,但本來要生氣的薄穆琛卻冇再說什麼,坐回原來的位置。

雖然冷冰冰的,但看著明顯的聽話乖巧。

......這兩人還說不是情侶?

病人不信。

直到看完最後一個病人,顧念邊寫檔案,邊開口和男人說話:“是要我給顏沫清看病對不對?我現在心情不好,等過兩天再給她看。”

她不是有意對薄穆琛這麼差的態度,隻是有些氣憤而已。

說到底,顏沫清之所以能那麼囂張,肯定和薄穆琛之前的縱容有關。

不管是哪個女人,估計都受不了喜歡的人曾經超級寵愛另外一個女生。

哪怕顧念知道他不喜歡顏沫清,心裡還是很不舒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