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冇看他,隻聽到身後有人站起來的聲音,隨即腳步越來越近。

她握著筆的手越來越緊,他要開始為顏沫清說服她了嗎?

如果真是這樣,顧念保證自己下一秒就會發飆。

然而,身後的男人隻是緩緩道:“中午想吃什麼?”

顧念停下手,轉頭看向薄穆琛,“你不問顏沫清?”

“她的事情我都知道了,這一切的後果都是她自己導致。

念念,我更尊重你的意願。”他認真道。

顧念心裡的不舒服瞬間消失,低笑一聲,“我還以為,你找我就是因為她的事情。”

薄穆琛擰起眉,“不是的,我隻是想來看你。”

隨即,他又道,“你得試著信我,我的心裡隻有你。”

顧念扯了扯唇角,男人所謂的‘隻有’,一般情況都隻是荷爾蒙分泌過多的情況下,不自覺說出。

這個時候,女人當真就完蛋了。

當然,這些都是周悅和她說的,反正,聽到這些話過過就行。

顧念這麼想,嘴上不自覺就說出,男人微微眯起眼,“你覺得我對你的愛,隻是說說而已?還是一個叫周悅的女人說的?”

顧念立即反應過來,“抱歉,口誤。”

薄穆琛完全不信,“口誤?”

顧念本來想三兩句搪塞過去,但這敷衍地太明顯,隻好承認,“好,我說實話,就這段時間,你口口聲聲說愛我,但來看過我幾回?”

薄穆琛擰眉,“那是因為我忙,而且你也忙。”

顧念笑了,“可去你看過顏沫清了。”

“她的情況很不好,醫生經常打電話過來......”薄穆琛說到後麵,卻無聲了。

顧念聲音淡了下來,“這段時間,我們兩個人都好好冷靜一下吧,你說愛我喜歡我,可你真的把我放在心上嗎?就因為覺得我忙,所以不來找我,而是去擔心另外一個女人的安危?

抱歉,我真的很難信你口中的愛。

午飯也彆一起吃了,我冇胃口。”

說完,顧念繞開男人就要走。

薄穆琛追上一步,開口道:“午飯記得吃。”

顧念腳步一頓,捏緊了手,又緩緩鬆開。

“好。”

等在醫院大門口的陳澤,看到隻有薄穆琛一個人過來,整個人愣住,忍不住道:“總裁,夫人呢?”

“她不來。”

“她真的不來嗎,可今天是薄總的生日,薄總特地把所有工作放在一邊,來接夫人......”陳澤錯愕不已,這都不來嗎?

“無所謂。”薄穆琛冷淡道,已經上了車。

陳澤看出自家總裁心情很不好,至於為什麼心情很不好,肯定和夫人有關。

“總裁,不然我給夫人發個訊息?這段時間您忙完都是到深夜了,每次都在夫人休息室門口站著,不忍心打擾她,白天又要抽空去處理顏小姐的事情,接著又偷偷看夫人幾眼,您分明是很想夫人。”

但因為太多的工作,而顧念忙的時候忙,累的時候都在休息,根本冇機會去關心。

陳澤知道顧念誤解的一切,但完全冇用,薄穆琛冷冷道:“不許你和她說,不然扣半年的工資。”

陳澤瞬間安靜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