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看著這條資訊沉默幾秒。

她當然知道這家餐廳很難定,但冇想到,會造成這個局麵。

薄穆琛取消預定,肯定是因為她。

不過陳澤的做法......

不得不說,揍了一頓人,她心裡解氣很多。

但如果薄穆琛過來看到這局麵,他得怎麼想?

顧念低頭,似是隨意地看向高球。

“再幫我個忙,好嗎?”

高球很想拒絕,但他現在真的怕死這個女人了,連連點頭,“行,你要多少錢?隻要你放了我,我都願意給。”

顧念嗤笑,這男人腦袋裡就隻有錢嗎?還以為彆人就在意錢。

“還是那句話,錢不用,你逼我陪你吃飯就行。”

“???”

高球腦袋上打出無數個問號。

顧念伸手拍了拍男人前麵的灰,奈何高球外套都已經破了,顧念擰眉,這樣很難騙過男人。

“你快點去換身衣服。”顧念道。

“......顧姑奶奶,你確定?”高球忍不住道:“你要和我一起吃飯?”

“是的,”顧念微微彎唇,“當然,你可以拒絕。”

高球倒很想拒絕,但看到女人臉上淡淡的笑容,絕色豔麗,是個男人都很難不動心。

“好,我我馬上換衣服。”

都說越危險的女人越迷人,高球心裡忍不住又有了想法,要是真能把這女人收服,他就賺大發了。

他立即去換了身正裝,隨即又和餐廳後廚打了個招呼,看到一會兒會端過去的果汁,果斷往裡麵加了點東西。

高球冷笑,這玩意兒喝下去,貞潔烈婦都頂不住,這女人就等著被他馴服吧。

頓了頓,高球又乾脆把東西全部放進去。

剛纔她下手這麼狠,他也要狠點。

高球想到美人,心思又動了一陣,忍不住咧開嘴得意地要笑起來,弧度一大,扯到傷口,疼得他齜牙咧嘴,心裡對顧唸的怨憤更深。

等會兒,有她求著他的時候。

這時的高球,做了一個他以後會悔死的決定。

為了避免被看出,高球讓服務員端過來,而他則先坐到顧念身邊。

他也不蠢,當然知道顧念不喜歡他碰,所以這時候的他很老實,“顧小姐,需要我幫你剝蝦嗎?”

按理說,女孩子最喜歡男生剝蝦。

顧念唇角一扯,挑了下眉,“你幫多少人剝過蝦?”

“隻有你。”高球道,但他剝蝦的動作,十分嫻熟。

明顯他在說謊,之前肯定幫很多人剝過。

顧念嘖了一聲,男人有時候可真愛說謊。

但薄穆琛......卻又和這些男人不一樣。

服務員端了兩杯果汁過來,高球目光閃了閃,開口道:“這家餐廳的果汁味道很不錯,比紅酒還好喝一些,你嚐嚐看。”

顧念端起果汁,緩緩湊近。

玻璃杯剛剛觸碰到唇,顧念瞬間頓住。

洪家父女用的是隗浩基研究的藥劑,她察覺不出,高球用的隻是普通的藥劑,她一聞就能察覺到不對勁。

“怎麼不喝?”高球兩隻眼睛緊緊地盯著顧唸的動作,“這個果汁真的很好喝。”

“看那邊有什麼。”

顧念空著的另外一隻手突然指向男人背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