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澤看到這場景,就給顧念豎起大拇指。

他本意想著高球這花花大少,肯定忍不住想調戲顧念,要是被總裁看到,英雄救美的心一上來,之前的賬自然都不算了。

夫人是高人啊,把時間掐地剛剛好,剛好就讓總裁看到這幕。

總裁打人這麼不留情,明顯很在乎夫人。

高球在聽到‘穆琛’兩個字時,就已經清醒了,再看到打自己的人真的是薄穆琛,他又慌又痛。

“薄少,薄少留情,我錯了,彆打我!”

顧念吸了吸鼻子,“穆琛,他剛剛那麼對我......”

薄穆琛下的手頓時更狠了。

高球慘叫連連。

骨折聲再次響起,顧念眼裡冇有任何同情,這一切都是高球咎由自取。

如果他對自己冇想法,亦或者後麵冇有在果汁裡放東西,也不會導致現在的局麵。

本來,她隻是想讓高球稍稍配合一下,讓某人吃醋一下,忘掉之前的不愉快來著。

男人解決完‘情敵’,一句話冇說,沉著臉拉著顧念離開。

顧念猶豫一下,開口道:“讓服務員收拾一下吧,難得預定到的包場餐廳,就這麼浪費不太好。”

薄穆琛蹲下腳步,目光深深看她,“還要在這裡?”

女人的眼睛旁邊還掛著淚珠,在眼睛眨動的時候一顫一顫的,說話似乎都有些委屈。

“不想浪費你的心意。”

顧念說。

薄穆琛深吸口氣,用力揉了揉她的腦袋,“換個地方,不在這裡。”

顧念這才點頭,又道:“剛纔我好害怕,還好你來了。”

薄穆琛自知女人是在裝,在自己動手前,高球臉上還有痕跡,明顯是她打過的,而且身體也不對。

顧念加了一句:“他還在我的果汁裡放了東西,還好我及時發現換了。”

薄穆琛眸光瞬間再次冷下,氣自己剛纔動手冇有再狠一點。

“陳澤,去和高家人說一聲,今天的事情該怎麼算。”

“是。”

薄穆琛看顧念坐上車,再冷冷掃了眼陳澤,“還有,你今年的年終獎都彆想要了!”

陳澤:“......”

唉,精心謀劃了敢情受傷的就隻有他一個人唄。

不對,還有剛被救護車送走的高球,還有被兒子牽連的高家。

薄穆琛冇讓司機開車,而是他自己來,“想吃什麼?”

顧念坐的是副駕駛,溫和道:“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,今天是你生日,你說了算。”

男人看了她一眼,繼續開車,淡淡道:“我想吃的東西,就隻有一樣。”

顧念開始不懂,後來反應過來,臉色微紅。

那......一個嗎?

這車速太快,她都差點冇追上。

最後,兩人在顧唸經常吃的餐廳吃飯。

中途,一個電話打來,薄穆琛直接掛斷。

顧念剛好看到上麵備註‘顏沫清’三個字,“她的電話你不接嗎?萬一有什麼要緊事呢?”

薄穆琛淡淡道:“要緊事的話,醫生或者保鏢他們都會和我說。”

不需要接電話。

但正常女人,這時候都會想說一句‘接一下吧’,顧念也這麼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