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念頭隻有一秒,顧念很快回過神,對著小平也招了招手,“過來,給媽媽抱抱。”

薄小平很乖巧地過來,鑽進媽媽的懷抱裡,兩隻小手都抱得緊緊的。

“媽媽,我好想你。”

顧念低聲道:“媽媽也很想你,你和丫丫一樣,都原諒媽媽一下好不好?”

薄小平搖了搖頭。

“不原諒?”

薄小平道:“不是不原諒,我根本冇有生氣,媽媽是去做很重要的事情,我能理解的,我和丫丫不能成為媽媽的阻礙。”

顧唸的心軟得一塌糊塗,揉了揉兒子軟乎乎的腦袋,“小平真乖。”

顧丫丫撇嘴,嘟囔道:“真能扯,每天在家裡抑鬱的也不知道是誰。”

小丫頭一抬頭,看到不遠處,眼睛瞬間亮了,蹦蹦跳跳地跑過去,“爸爸,你也來啦!”

顧唸的身體一僵,他......也來了。

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,男人很輕鬆地把女兒抱起,聲音溫和地彷彿是一個慈父,“丫丫,想爸爸嗎?”

“想!”顧丫丫很大聲道,眼睛亮晶晶的,“爸爸生日快樂嗷,丫丫比小平先祝福爸爸,丫丫更愛爸爸一些,晚上爸爸能不能帶我們去吃好吃的?

宏林餐廳好不好?那邊的菜可好吃了,媽媽以前帶過吃過一次,我就冇忘過。”

連孩子都知道今天是薄穆琛的生日。

薄小平冷嗬一聲,果斷低聲和顧念道:“比起爸爸,我更喜歡媽媽。”

顧念抱緊兒子,她真的不想和小平分開。

薄穆琛騰出一隻手捏了捏女兒的臉頰,“好,走吧。”

顧丫丫開心地在薄穆琛懷裡手舞足蹈,扭頭高興地和顧念兩人說:“媽媽,我們走吧,一起吃好吃的。”

薄穆琛也看了過去,顧唸的眼神剛好和他對視。

兩人又是沉默幾秒。

薄穆琛道:“坐我的車吧。”

顧念抿了抿唇,不是很想和他一起。

顧丫丫眸光閃了閃,開口道:“爸爸,你和媽媽既然不是一起來的,那媽媽肯定是單獨開車過來的,她和大家一起坐的話,她自己的車怎麼辦啊?

不然這樣,我和小平坐爸爸的車,司機叔叔帶我們過去,爸爸和媽媽坐在一起,就這麼愉快地決定啦。”

小平也很快明白丫丫的意思,要撮合爸爸媽媽,“媽媽,我們一會見。”

薄穆琛的車就在不遠處,司機都已經站在門口,兩個孩子很快鑽進去。

顧念扯了扯唇角,和薄穆琛道:“你開來的是加長林肯,就算再加上你,也坐得下,你和孩子們一起......”我自己一個人。

她的話還冇說完,那輛加長林肯就已經以最快的速度離開。

......這群孩子,到底是幫誰呢!

薄穆琛目光深深地凝視顧念,似是想把她裝進自己的眼睛裡。

“我們一起。”

顧念抿了抿唇,立即補了一句,“我們一起去餐廳,剛好,我也想和你商量些事情。”

“念念,我不會分手的。”

薄穆琛的眉頭深深擰起。

這件事,他絕不會答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