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悅心情這才舒暢,“原來是這樣啊,我們家念念不想在朋友圈公佈啊,哈哈哈,冇想到薄家家主也會有今天!”

“你好像很幸災樂禍。”顧念挑眉。

周悅很自然地開口,“就是覺得不可能發生的事情,冇想到還是發生了,感覺很刺激啊。

你想想,那可是薄穆琛哎,天之驕子,說實話,像他這樣的人,就算三妻四妾都很正常,卻一直在追你,而且你還嫌棄他,他又死皮賴臉地想追你。”

顧念嗬嗬,“你是不是忘了顏沫清的存在?”

“我當然不會忘了顏沫清了,不過那種女人,活也活不了幾年,人也不聰明,如果薄穆琛和這樣的女人曖昧,我覺得他還不錯,反正早晚顏沫清也會死......

當然,我不是想讓念念你忍著,你的做法很好,我很支援,咱就是不受這種被綠的氣!”周悅果斷支援自己閨蜜。

顧唸的心情稍稍好點。

至少,周悅知道所有事情,並且站在她這邊。

突然,似是想到什麼,周悅又有些為難地開口,“那孩子們呢,你打算怎麼辦?”

顧念道:“我想兩個都帶走,離開華夏。”

周悅啊了一聲,“你這麼做,薄穆琛應該不會同意吧,薄家身為京都第一大家族,怎麼可能會容忍自己的血脈在外麵。”

顧念眸光暗了暗。

她就是知道這點,所以還冇想好,怎麼和男人商量這件事。

或者,不商量......直接帶孩子們離開。

很早之前,薄穆琛認出丫丫的時候,他就以強硬的態度逼丫丫留下,當時如果不是老爺子在場,她連丫丫都帶不走。

而現在,老爺子還不在國內。

顧唸完全冇有把握。

“我再想想吧。”

顧念歎氣。

周悅思考了一下,也跟著歎口氣,再補充一句。

“念念,說實話,很多家庭延續到後麵,都是因為孩子,和薄穆琛複婚,你以後是薄家夫人,至少在身份上不吃虧,孩子也依舊是你的,就是......有點委屈你,冇了自由,我這個建議也隻是參考,並不是提倡你這麼做。”

但是,這是很現實的事情。

顧念擰眉,她當然也知道這是最好的辦法。

隻要結婚,就算有名無實,孩子們依舊是她的,可她要麵對的,就是每天麵臨薄穆琛。

如果,是在以前,顧念可能覺得這方法可以試試。

但是現在,她做不到。

顧念隻能在心裡跟孩子們說聲對不起了。

掛斷電話後,顧念一陣心累。

轉頭,就看到男人站在不遠處的地方。

顧念心裡一緊,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

薄穆琛目光深深地看著她,眼底一片複雜,“孩子們找不到你,讓我幫忙找。”

剛纔顧唸的電話來的突然,她就順著離開餐廳,到走廊外的一個拐角,很難看到的位置。

顧念努力恢複冷靜的樣子:“是要走了嗎,那走吧。”

說著,她繞過男人,就要離開。

但剛走過,身後男人的聲音就響起了。

“你們的話,我聽到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