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說不難過是不可能的。

丫丫是她從小養到大的,現在卻這麼果斷站在薄穆琛那邊。

顧丫丫見顧念不高興,連忙道:“我開玩笑的呢,當然是跟著媽媽,丫丫最最最愛媽媽了,媽媽彆不高興啦,我隻是知道小平肯定會選擇你,所以我才選擇爸爸的。

在我心裡,媽媽纔是最重要的!”

顧念被這女兒氣到,但又被她哄好了,“你說的是真的?你也會選我?”

顧丫丫撓了撓腦袋,“媽媽,不是隨便問的問題嗎,為什麼突然較真起來啦,為什麼一定要在你和爸爸之間做選擇啊?”

顧念咳嗽一聲,“我就是想聽聽在你們心裡誰重要一點。”

顧丫丫道:“在我們心裡,肯定是媽媽最重要啦,但爸爸也很重要。”

不怎麼說話的薄小平也點了點頭,附和,“是的。”

顧丫丫又道:“而且啊,我們一家人好不容易團聚,丫丫一點都不想分開,我很喜歡爸爸媽媽在一起,也很喜歡這樣的生活,不想回到以前。”

冇有孩子是不想要完整家庭的。

顧念心裡一緊,內心的想法再次動搖。

她真的要把孩子們帶走嗎?

親自,破壞他們好不容易組成的家庭。

但下一秒,顧念反應過來。

這個家庭,是薄穆琛先破壞的。

原來的她,何嘗不是幻想著一家子好好地過一輩子?

顧念回過神,丫丫叫了她好幾遍,“媽媽,你在想什麼呢?”

“冇什麼,有點累,走神了。”顧念怕女兒多想,多加了一句,“我休息會兒,就不去公司看你們爸爸了。”

這樣,又表達了她想去的想法,又表現出她現在確實冇狀態。

果然,說出這句話後,顧丫丫真冇多想,“好,那媽媽去休息吧。”

“我坐會兒就好,你們繼續玩。”顧念道。

兩個孩子乖巧點頭,繼續堆樂高。

顧念收斂住眼裡的難受,拿起手機,很想給薄穆琛發資訊,罵他一頓。

都是他的錯,毀了他們一家。

可是打開聊天框,她又頓住,不知道該怎麼說,說些什麼。

最後,隻能再默默關掉聊天框。

就在這時,顧丫丫突然出聲尖叫,“小平,你又流鼻血了!”

顧念抬頭,就看到薄小平的鼻子裡流出兩行鼻血,臉色也煞白不已,他整個人更是昏昏沉沉的,小手一抹自己的鼻血。

“真的鼻血。”小平嘟囔著說完最後一句話,昏迷地倒下。

顧念慌張地抱住孩子,立即再次把小平的脈搏。

依舊是貧血。

但貧血的話,為什麼會昏迷?

這根本不對。

顧丫丫道:“我去給小平拿藥劑,很快回來。”

說著,立即跑上樓。

顧念看著女兒離開的背影,眉頭皺得更緊。

剛纔丫丫開口說了一個‘又’字,顯然是碰到過這樣的情況。

那個藥劑,又是什麼成分?

顧念也得查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