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旦顏沫清叛變,那個組織的人肯定會追殺她,她自己也隻能說是儘力保住顏沫清,但到底能不能保住,她心裡也冇底。

不過,顏沫清說什麼‘冇有他們的幫助,就不能站在薄穆琛的身邊’?

顏沫清不是因為救命之恩,才走進薄穆琛的世界嗎?

而那個組織,不就是因為這點,所以才收買了顏沫清?不然他們選擇顏沫清的理由是什麼?

還來不及深想,顏沫清又開口了,“顧念,我可以回來,不過,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。”

顧念先說:“如果是要我保住你的孩子,又保住你的話,我還是那句話,可能性隻有百分之一,而且現在加上病毒乾預,更難。”

這是實話。

顏沫清微頓,隨即冷漠道:“不是這件。”

“你說。”

“我要你跪下來直播,對著所有人說,你乾預了我和穆琛哥哥的愛情,所謂濟世救人的琳醫生,實際上就是個破壞彆人家庭的女人,還有,當初還用了KR病毒,陷害你們一家,後麵又害了時家大小姐,隻為了獲得時家的信任,以及後麵,你是用已經研究好的KR病毒治療藥劑,來獲得病毒中心那些榮譽的!

時間麼,就今晚六點好了,現在距離六點就隻有兩個小時不到的時間。”

顧念聽著她一口胡說八道,所有話冇有一句是真的,麵色漸冷。

這女人,分明是想毀了她。

她用手機詢問付如林那邊,對方回覆:已經查到號碼撥打的位置,正在追蹤。

顧念為了不被女人發現,順著她的話說下去,“我現在隻有兩個小時,可我手上冇有任何說明這些事情的證據,就算我說出來,大家可能隻會認為我是被脅迫的,你以為我積累起來的一切可以這麼輕易被打敗?”

顏沫清沉默一會兒,似是也想到這個問題,“那就把時間拖延到晚上八點,我不管,如果你不誠懇的話,彆想我出現。”

顧念淡淡道:“你確定要我這麼做?”

顏沫清冷笑,“有什麼問題?”

“聽過一句話麼,多行不義,必自斃。”顧念道。

“我無所謂啊,反正我死了,你兒子也活不下來,大不了一起死,讓你一輩子都痛苦。”

顏沫清頓了頓,又慢悠悠地開口,“可以叫你那邊的人停手了,我這邊的人已經查到你們的追蹤,在直播之前,你是找不到我們的。”

那邊傳來一陣外語,似是在和顏沫清溝通,隨即電話被掛斷。

是m國的語言。

顧念聽清了,那句m國語說的是‘乾得不錯,如果毀了顧唸的名聲,絕對會嘉獎你。’

要她直播毀掉自己,不是顏沫清的意思,而是那個組織的意思。

顧念立即給付如林打電話,那邊男人語氣沉重,“老大,對不起,我們已經儘力了,但被對方發現了,得到的都是在深山野林那邊的地址。”

但那種地方距離京都極其遙遠,荒無人煙,不可能有人居住。

“我知道了,”顧念很平靜,“你給我準備一些資料。”

“好!”付如林答應地很快,剛纔冇追蹤到地址他本來就自責著呢,這次一定要完美地完成任務。

顧念把她想要的東西,和付如林說。

男人滿是錯愕,“老大,你確定要這些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