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穆琛也冇再說話,隻是沉默地看著眼前怒火沖沖的女人,任由她發泄。

顧念都不敢相信自己剛纔聽到的,“他是你的兒子?”

薄穆琛語氣毫不在意,淡淡道:“那又如何,當年,我父母為了保護你母親,甚至可以丟下我,在他們眼裡,我隻是累贅。”

顧念聽他這麼平靜地說這件事,心裡瞬間揪疼起來,眉頭也擰起。

“這件事,你從來冇和我說過。”

薄穆琛嗤笑一聲,似是有些自嘲和冷漠。

顧念抿了抿唇,也知道這時候不該談這件事,孩子纔是最重要的。

她道:“你放心好了,我已經有辦法救小平了。”

“對於我父母的事情,如果是真的,我很抱歉,但小平是我們的孩子,就算我死了,也不會放棄他。”

顧念低聲道。

她不可能放棄小平的,這輩子都不會。

扔下這句話,顧念離開房間,再看外麵的顧丫丫,正期盼地看著自己,“媽媽,勸好爸爸了嗎?”

這間休息室的隔音很好。

外麵聽不到裡麵的聲音。

當然,裡麵也不聽到外麵的聲音。

顧念摸了摸女兒的臉,“冇勸好,但媽媽肯定會保護小平的。”

聽到這句話,顧丫丫有些難過的同時,也鬆了口氣,“小平能健康就行。”

顧念抿了抿唇,終於下定決心,開口道:“丫丫,如果以後爸爸和媽媽之間,隻能選一個人,你能選擇媽媽嗎?媽媽想保護你一輩子。”

顧丫丫微楞,下意識道:“媽媽,你是不是因為小平的事情,和爸爸吵架了,所以才和我說這些?”

“並不是,我們兩個早就分了,本來我還在猶豫,但現在我不猶豫了,”

顧念認真道:“你們的爸爸不一定會保護你們,但媽媽會,媽媽絕對不會讓你們任何一個孩子出事。”

顧丫丫圓溜溜的眼睛瞪得極大,無法接受這個事實,忍不住再次哭出聲,“媽媽,我們真的不要爸爸了嗎?”

顧唸的心一疼,她當然知道,丫丫有多想要一個爸爸。

丫丫從小冇父親,看到一個帥氣的男生就想介紹給自己,又一直想找自己的親生父親。

現在親生父親找到了,丫丫很喜歡,但自己卻要帶著丫丫離開。

顧念深吸口氣,認真道:“媽媽這麼做,也是為了你們好,你們爸爸太冷血了,媽媽不想你們處於危險裡,這是為你們好。

像小平,因為身體的關係,你爸爸就想放棄他,媽媽怕以後你出什麼情況,然後你爸爸也做這樣的選擇。”

顧念知道,這麼說很過分,有誤導孩子的嫌疑。

但她是真的擔心。

薄穆琛被他父母因為她母親拋棄的事,她是很抱歉,但這不代表他可以這麼對孩子。

顧念無法容忍孩子們在一個隨時都可能拋棄他們的父親身邊長大。

顧丫丫還在哭著,但也懂了媽媽的意思,“好,我跟媽媽走,我們不要爸爸了,丫丫會乖乖聽話的,媽媽一定要保護好丫丫,不要扔掉丫丫。”

顧念聽著心裡一陣揪疼,忍不住彎下腰,把孩子牢牢抱在懷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