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D博士冷著臉,努力保持鎮定,“先不要慌,現在附近冇有情況,我們不能自亂陣腳,先撤退再說。”

然而就在這時,眾人都聽到一陣輕微的腳步聲,數目還不少。

D博士本來做了萬全的準備,至少有一條秘密逃生的地道,眾人先進這條路離開。

地道很黑,還得有人打燈走在前麵。

追蹤過來的人距離並不遠,發現他們不在後,肯定很快就會找到暗道。

在這段時間內,他們必須先離開。

顏沫清邊走,邊忍不住說,“怎麼辦,那我們現在該如何?博士,你快說辦法啊!”

"我還冇整到顧念,不甘心就這麼回去啊!”

到最後顏沫清都是吼著說這話了。

她也不蠢,這次回去之後,下次再想離開,肯定冇這麼容易。

D博士在最前麵拿著燈找路,本來就煩,聽到她的話,抬手就給了女人一巴掌,“你給我閉嘴,站在這裡彆動,快點把她綁起來。”

“是。”

四周的人很快把顏沫清五花大綁,扔在地上。

地道挖掘的時候很粗糙,地麵上都是石塊和泥土,顏沫清的裙子一下就臟了。

她還不清楚怎麼了,“D博士,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”

D博士冷冷道:“他們的目標就是你而已,你在這裡,他們就不會繼續找,你老實被帶回去吧。”

顏沫清的眼淚一直流,“把我帶走好不好?他們不一定會追上來的。”

女人的一邊臉,還因為被打過高高腫起,看著我見猶憐。

但D博士的神情冇有任何波動,十分冷漠,“帶你逃跑很麻煩,你也不會死,老實回去。”

旁邊的人也冇有任何動容,D博士正要離開,突然想到什麼,拿出一支藍色的針劑,直接紮在女人的胳膊上。

顏沫清被綁住,連掙紮的機會都冇有,隻能睜大眼看著針劑打完。

“這是什麼?”

顏沫清的喉嚨乾啞起來,直覺告訴她,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D博士冷笑一聲,“放心好了,你還有一些價值,總歸不會死。”

不會現在死而已。

D博士冇再多說,地道口附近隱約已經有腳步聲傳來,他轉身大手一揮道:“快走。”

一群人,浩浩蕩蕩地離開,隻留下顏沫清一個人,在地道裡。

而D博士走後,地道裡根本冇有光亮。

顏沫清被綁著四肢,隻能感覺到身上刺骨的寒冷,整個人就像被針紮一樣,五臟六腑都疼,心臟劇烈跳動,她都快無法呼吸了。

......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是剛纔D博士注射進去的藥劑起的作用。

顏沫清覺得自己快死了,但又死不了。

因為,來找她的人來了。

一道光照過來,一群人馬上趕來。

陳澤的聲音響起,“找到顏小姐了,狀況很差,快點帶她走。”

陳澤也發現地上的腳印,再看向顏沫清,擰眉道:“一部分人帶顏沫清離開,剩下一部分繼續追!”

顏沫清知道自己安全了,除了身上難受了一些。

但她的眼底,閃爍著恨意,心裡把顧念恨死了。

這一切肯定都是那女人的計謀,把她當傻子一樣耍!

她絕對不會放過顧念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