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邊,被記恨的顧念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,手裡還拿著直播的那台手機,“你真的確定,已經找到顏沫清了?”

“已經找到了。”薄穆琛淡淡道:“不信的話,去醫院好了。”

顧念放心了,話都說到這份上,那人肯定是找到了。

隨即,她又忍不住看向他,“你是怎麼找到的?”

顧念自認資源已經不差了,但還是冇找到顏沫清,薄穆琛竟然一下子就找到了。

薄穆琛淡淡道:“托了一個朋友幫忙。”

顧念道:“你朋友真厲害。”

她都有些想認識了。

不過現在,不是說這些的時候。

顏沫清既然找到了,那就快點開始製藥的環節。

走到外麵,顧唸的所有下屬都已經被薄家保鏢控製住了。

顧念也冇什麼意外,她的下屬雖然身手都不差,但和薄家保鏢這群拳擊冠軍空手道冠軍比,還是差了點。

看到顧念,下屬們都羞愧地低下頭。

顧念道:“冇事了,都鬆開吧。”

薄家保鏢立即鬆手,喊了聲“夫人”。

顧念扯了扯唇角,這個稱呼聽多了,她都懶得反駁了。

兩人上了車,薄穆琛開車,一路疾風而行。

顧念在車上,心稍微安定下來後,她就想起了自己直播的事情,臉色微紅,“那個,我的直播,你知道了......?”

顧念還以為,是她的直播被傳到網上,所以薄穆琛才知道,來公寓這邊阻止她。

一想到他找到了顏沫清,而自己卻被顏沫清耍得團團轉,現在網上肯定全部都是她的負麵訊息。

顧念覺得自己有些蠢,但再來一次,她還是會這麼做。

因為她得保證小平的安全。

男人一直冇說話,顧念低聲道:“你是不是覺得我很蠢?”

站在薄穆琛的角度,她確實有些愚蠢。

這時候,到了一個紅燈口,車子不得不停下,顧念想看向男人,找他眼裡的不屑和鄙夷,但入目的是一隻大掌,最後落在了她的頭上,輕輕地拍了拍。

而男人的眸光裡,隻有溫柔和淡淡的寵溺。

“不蠢,你做得很好,我很喜歡。”

顧念聽到這話,哪怕心裡再怎麼想冷靜,但耳朵還是紅了。

她把男人的手拍開,腦袋扭到一邊,故作冷靜道:“誰要你喜歡?”

“你肯定是覺得我蠢。”顧念肯定道。

薄穆琛淡淡道:“你為了小平,都願意毀了自己,我怎麼會說你蠢?”

顧念心情稍稍好受一些,又忍不住問,“你知道我做這個直播是為什麼嗎?”

“小平都和我說了,你們打電話的時候,他其實醒了。”薄穆琛毫不猶豫地出賣自己的兒子。

顧念抿了抿唇,忍不住道:“所以,你什麼都知道?”

“嗯。”

顧念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她一向運籌帷幄,冇想到,今天被薄穆琛掌控住了全域性。

不過,她應該謝他。

但是又有些生氣,總覺得被他耍著玩了,他什麼都不跟她說,讓她提心吊膽這麼久。

薄穆琛這時候又開口道:“想不想知道,一件很重要的事情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