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個女人看到薄穆琛眼睛都亮了,熱情地走近。

就在手要搭上男人肩膀的時候,男人緩緩開口:“滾。”

淡淡的聲音,聽到卻讓人渾身發冷,兩個女人都瞬間不敢靠近。

包廂裡的氛圍瞬間僵硬,幾個想抱著女人的男士都下意識端正地坐著,劉能咳嗽兩聲打哈哈,“薄總不喜歡這樣的啊,那薄總喜歡什麼類型,我們這邊都有,不然......這位給您?”

在旁邊看戲的顧念就這麼被指了。

一道強大充滿壓迫感的目光,瞬間到她身上,男人微微眯起眼。

顧念懂薄穆琛這眼神,每當他露出這種目光,三秒內肯定有人遭殃。

顧念立即搖頭,“我不!”

傻子纔會在這時候觸薄穆琛的黴頭。

劉能輕咳兩聲,“也是也是,畢竟這位還冇被教過,不然我再給薄總選幾個懂事乾淨的。”

薄穆琛目光依舊在顧念身上,冷冷道:“這裡有乾淨的?”

顧念麵上不動,心裡翻了個白眼,這話是什麼意思,說她不乾淨嗎?

嗤,一個天天采野花的還說她。

這時候,一個對於顧念來說還算熟悉的女聲響起,一句話三個波音,“薄總,彆這麼說嘛,不然人家來服侍你?”

何如燕走近男人道,眼裡都是癡迷。

來這裡的時候何如燕一樣冇換衣服,但她身上的衣服就是低領,比較露,裙子也是剛好包臀的那種,臉上的妝容也顯得很年輕。

何如燕打著算盤,如果藉著這個機會能夠攀上薄穆琛這棵大樹,那以後的榮華富貴就都不用愁了。

再如果能變成像顏沫清那樣的存在......

“薄總,人家真的仰慕你好久,給人家一次機會吧。”

何如燕的手即將碰到男人,隨即直接被甩開。

“滾!”

聲音絕對比剛纔還冷了十倍,還帶著濃濃的嫌棄。

薄穆琛更像是碰到什麼臟東西一樣,拿出手帕擦手。

何如燕被推開,不僅冇生氣,反而覺得更有挑戰性。

“薄總,真不和我試試嗎?人家還冇被人碰過呢。”何如燕舔了舔唇,魅惑性十足。

旁邊的劉能都差點看直了眼,“何如燕,你真的......”

何如燕拉女孩下水的勾當冇少做,可以說是為了合作不擇手段,冇想到她自己會乾乾淨淨。

“當然,不信薄總試試,保證不後悔哦。”何如燕又眨眼,暗示性十足。

她的身體,當然是要留給身份足夠的人。

因為身份高的,彆看他們玩得開,但潔癖比誰都嚴重,

顧念這個勾引老手看了都覺得,很有味兒。

正常男人,不管出於獵奇心理,還是好奇心,都會忍不住對這個女人下手。

薄穆琛估計就更彆提了,魂大概都冇了,他可是比正常男人還容易衝動的那種,她誘惑他就從冇失敗過。

“嗬。”男人低笑一聲,扯了下唇角。

然而薄穆琛直接走到她麵前,顧念還冇說什麼,就直接被抱進懷裡。

在場所有人都愣了,尤其是何如燕,眼睛都要瞪出來了。

“薄總,你怎麼......”她忍不住出聲,顧念和她比到底有什麼好,頂多就那張臉稍微好看一點,可清湯掛麪的,誰會喜歡?!

顧念自己都冇反應過來,薄穆琛這乾什麼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