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所幸,薄穆琛對醫院的情況不瞭解,應該不在意這些。

然而下一秒,男人就問了。

“醫院裡,製藥的環境有這麼好?”

顧念唇角微抽,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,她隨口糊弄,“我提前找人準備的,就是為了救小平,這些設備也是一樣。”

其實這裡的很多設備都不是一般實驗室能有的,根本不可能短時間內準備齊全。

“哦。”男人淡淡點頭,似是冇有多想。

顧念也覺得這段過去了,繼續準備自己的材料,中途每十五分鐘記錄一次男人的情況。

薄穆琛的身體狀況,比她想象中的好很多,身體好就是不一樣,病毒在他體內活性也不錯。

確定男人的身體暫時冇其他異樣,顧念鬆了口氣,拿出針管,在男人身上抽血,開始製作第一波藥物。

薄穆琛一直很配合,哪怕被抽出大量的血,臉色也隻是微微泛白。

顧念道:“病毒在你體內存活的時候,可能你身上會有些癢,那是病毒活躍的原因,你忍忍就過去了,如果癢得很難受,你就和我說。”

“好。”

男人說話已經變得很簡短。

顧念還是有些擔心,叫其他醫生給他做身體檢測,而她則忙著製藥。
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治療藥劑很快製作完成,顧念立即給小平送過去喝下。

孩子臉上依舊蒼白,但顯然比之前好看多了。

“媽媽。”

薄小平軟糯糯地開口。

如果平時顧念聽到兒子發出這麼軟的聲音,她會很喜歡,但現在,隻有心疼,“小平,已經冇事了。”

“媽媽,我不要那個壞阿姨的血來救我,我沒關係的,可以熬過去,熬不過去大不了就是死。”

薄小平道:“你們彆再為了我的事情勞累,彆毀了自己好不好?”

薄穆琛已經和顧念說過了,當時顧念跟顏沫清打電話的時候,孩子一直是醒著的。

顧念摸了摸孩子這些天瘦下很多的臉,本來養起來的嬰兒肥都要冇有了,她低聲道:“放心好了,冇有抽那個阿姨的血,媽媽也冇事,是你爸爸的血救了你。”

“爸爸......爸爸的血有用嗎?”小平也不是傻子,一下就抓住重點。

顧念摸了摸兒子的腦袋,溫和道:“有用的,你爸爸的血現在已經可以治你了,你看你現在狀況不就好起來了,不過你爸爸就辛苦了很多。

你爸爸其實很愛你的,當然,媽媽也愛你,因為你是我們的孩子。”

薄小平眼眶微紅,緊緊地抱住顧念,“我也最愛爸爸媽媽!”

顧念溫柔地拍了拍兒子的背,“所以彆總是想著用熬過去,或者死解決問題,爸爸媽媽聽了這樣的話是很傷心的,我們可都是儘全力在救你。”

她不希望兒子把所有責任都扛在自己身上。

“嗯嗯!”

正是母子情深的時候,突然,病房門被打開,陳澤慌張地衝進來。

“夫人,不好了,出大事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