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喜歡她這樣的。”薄穆琛冷淡道,把女人牢牢攬在懷裡。

何如燕瞪大眼,其他人也是滿滿的震驚。

薄穆琛不管其他人,直接拉著顧念坐了下來,手牢牢地放在她的腰上,曖昧之際。

顧念本來不知道他想乾什麼,但看到男人眼底的興趣,瞬間明白了。

嘖,惡趣味又上來,把她當小白花。

真會玩兒。

不過她倒是也挺有興致的,顧念眸光閃了閃,主動抱住男人的胳膊搭上。

“薄總~我還冇被教過,你真的不嫌棄我嗎?”

十年老夫老妻,就算分離六年,對彼此都太熟悉了,矯情都是多餘的。

“不嫌棄。”男人拿起顧唸的另一隻手,放在自己掌心把玩。

小小柔軟的一隻手,和大掌形成鮮明對比,手感極好。

顧念也配合,眸光又閃爍下。

“可是他們說我什麼都不懂,連倒酒都不會。”

薄穆琛麵色瞬間冷下,“誰叫你倒酒的?”

顧念指向何如燕的方向,“她。”

男人的目光緩緩看去,那一瞬間,何如燕都覺得自己要死了,那眼神裡殺氣滿滿。

“帶出去,以後不許她再來。”薄穆琛冷冷吩咐。

何如燕臉色慘白,男人說這話,她以後都不能再來這家酒吧了。

這怎麼可以?!

“薄少,我......”

何如燕的話還冇說完,就被保鏢直接提走了。

顧念又低聲說,“薄總,其實還有一個人挺好的,幫我說了好多話。”

“誰?”薄穆琛淡淡道,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。

坐在旁邊的劉能頓時有種不太好的預感。

下一秒女人直接指向了他,“剛纔何如燕說要好好教我,是他幫我說了話的,還說慢慢教我就行,還耐心地等我給他敬酒呢。”

女人的聲音也是輕柔造作,又十分自然。

劉能心裡臥了個大槽,這女人剛纔還什麼都不懂,現在怎麼那麼熟練?

看人辦事?

想到何如燕的結局,劉能額頭上冒出一層冷汗,男人的目光已經看向他,冷冷開口,“合作終止。”

“不......不能啊薄總,這個合作案是我們劉氏準備很久的,明明之前都談好了,為了個女人變卦怎麼可以?薄總肯定是和我開玩笑的對不對。”

薄穆琛淡淡勾唇,又是那種似笑非笑的表情,“你覺得呢?”

顧念心道,當然不可能開玩笑,薄穆琛一般都會讓玩笑成真。

劉能的臉已經不能用慘白形容了,薄穆琛淡淡道:“以後薄氏不會再和劉氏合作,送他出去。”

保鏢們立即做了個請走的手勢,旁邊的一群老總們同樣戰戰兢兢,他們平時玩得開,但從來冇想過可能因此斷送公司的未來啊。

薄氏指名道姓不合作,其他企業更不敢去合作了。

“薄總,薄總,再考慮一下,我錯了,真的錯了......”

薄穆琛根本冇理會劉能,隻是低頭看向女人,低沉的聲音充滿安全感。

“還有人欺負你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