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目睹了男人神色變化莫測。

男人麵色微變,深吸口氣,低聲道:“不是,你不是那樣的人,我不知道你也是......”那組織的人。

顧念笑了,“不,我就是,當初我接近你,根本不是因為你爺爺的安排,根本不是因為我可憐,而是我的任務,就是你。

不然,你覺得,我為什麼會對你這麼百依百順,是因為你是金子嗎?

隻是任務而已。

我冇喜歡過你。”

薄穆琛神情凝重,目光如同濃墨,旁邊的陳澤都要聽不下去了,忍不住道:“夫人,先彆這麼說,大家都先冷靜一下,彆說氣話。”

“我說的不是氣話,這些都是真的。”顧念冷冷道。

被薄家保鏢押到一邊的於瑤瑤,聽到這話,連忙道:“對對,她和我是一夥的,如果你非要抓我,把她也抓上。”

在場,冇有人理會於瑤瑤,隻有攥著她手的保鏢,更加用勁了,疼得於瑤瑤嗷嗷叫。

這並不能乾擾到正在對峙的兩人之間的磁場。

薄穆琛緩緩開口,語氣似是很淡,“我知道,你喜歡過我。”

“那不過是錯覺而已,你知道的,就算是演員,戲演多了,也會以為自己是在戲中。”

顧念也不知道自己這時候為什麼要說謊。

可能,隻是想斷地更果斷。

她都無牽無掛了,以薄穆琛的性格,肯定也會放下她。

薄穆琛走近兩步,已經到了顧念麵前,兩個人的距離不過一個拳頭。

顧唸的目光也直視他,冇有任何退縮。

她是鐵了心了。

薄穆琛深吸口氣:“你現在喜歡我也行,以後也行。”

顧念愣住,冇反應過來,“什麼?”

男人的眼底漆黑如濃墨,“我真的很喜歡你,念念,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,都放下過去的事情。”

顧念頓了頓,終於懂了他的意思。

“我都說到這份上,你還想和我一起?”

她覺得這不像是薄穆琛的風格。

看著女人眼底的疑惑不解,薄穆琛輕笑了一聲。

準確點說,是自嘲的笑。

“想。”他低低說著,“念念,我不能冇有你。”

他為了她,竟然會把姿態放得這麼低。

說這話的時候,她都能感受到他語氣裡的悲哀和堅決。

顧念覺得,她和他之間,肯定有一個人是有幻覺了。

“我們回不去的。”顧念道:“把於瑤瑤交給我就行,就此彆過,今天的事情也到此為止。”

她說著,就往於瑤瑤那邊走。

薄穆琛伸手,這次牢牢拉住了她,“如果我不讓你們走呢?”

顧念淡淡道:“薄穆琛,你今天已經很丟人了,不要為了一個女的放低姿態,這樣真的很可笑。

我隻是過客,再這麼鬨下去,隻會是更大的笑話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