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女兒選擇自己,顧念當然開心,女兒想薄穆琛,她也能理解。

不過......

“打電話可以,不過丫丫,不要告訴爸爸,你們會跟媽媽走的事情。”顧念叮囑道,“答應媽媽,好嗎?”

顧丫丫乖巧地點頭,顧念放下她,小傢夥拿著電話手錶就進了房間。

現在就隻剩下顧念和小平這一大一小。

顧念摸了摸小平的腦袋,“小平也考慮考慮吧。”

小平道:“我要和媽媽在一起。”

顧念頗為欣慰,小平是她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孩子,分開了這麼久,但小平還是選擇了她。

這樣,似乎有些對不起薄穆琛。

但現在顧念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。

她和薄穆琛之間,這最後的聯絡,她必須得帶走。

次日清晨,一大早,顧念就帶著孩子們來了機場。

薄穆琛不知道他們要離開,等知道的時候,他們已經在國外,緊接著還會有一架接他們的私人飛機。

到時候,薄穆琛會徹底不知道他們的去處。

顧念正這麼想,拉著孩子們正要過安檢,就看到不遠處,男人的身影。

她覺得,這是幻覺。

薄穆琛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?

顧念立即低頭看向女兒,“這怎麼回事?”

丫丫背叛她了?

顧丫丫無辜地眨眼,小聲道:“昨晚爸爸和我打電話的時候,跟我說了,他今天要出國一趟,冇想到也是這個時間登機。”

顧念頗為無語,薄穆琛做事一直都是趕著時間,坐飛機一般也是坐早班,因為這樣可以在飛機上休息。

冇想到,他們就這麼狗血地碰到了。

顧念給兩個孩子使了個眼色,“我們先在旁邊躲著,不要被你們爸爸看到,知道不?”

孩子們配合地點頭,“知道。”

薄穆琛跟他們的距離還很遠,但又站在進口的地方。

此時顧念真的很後悔,如果知道薄穆琛今天要離開,她肯定不會選擇今天走的。

而且男人走了之後,她想帶著孩子們離開的話,簡直易如反掌。

偏偏,撞上今天,而且他們站的這個位置並不好,隨時都可能被髮現。

注意到旁邊有個告示牌,顧念立即拉著孩子們躲在告示牌後麵,示意他們彆說話。

顧念暗自看了眼薄穆琛,男人正往這個方向走。

她立即收回目光,心跳得很快。

同時,大腦也在飛速運轉。

如果被薄穆琛看到的話,她就說隻是帶孩子們出去玩。

雖然這樣會引起他的懷疑,但目前,也就隻有這個辦法了。

腳步聲越來越近,顧念甚至能從一堆腳步中,聽出他的步伐,離告示牌越來越近。

最後,停在旁邊。

就在顧念以為,他已經發現他們的時候,男人走了過去,越來越遠。

最後,似是進了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