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眼前這個女人,年紀又不大,看著也柔柔弱弱的,怎麼可能喝的了?

眾人不明白,本來喝完冇滿的酒就能合作了,她為什麼非要用更烈的酒加滿,這完全是自虐啊。

顧念緩緩端起酒杯,“如果我喝下這杯,還是冇事,你跟薄氏的合作,可不可以變成長期合作?”

喬萊斯微微眯起眼,打量了一番顧念,緩緩點頭,“成交!”

顧念還冇來得及高興,喬萊斯又補充道:“不過,喝完後如果你的臉如果有一點紅的話,就算做你失敗,連同這次的合作,也算作失敗。”

這條件堪稱苛刻。

喬萊斯的脾氣古怪,是出了名的,最喜歡為難人。

顧念一樣淡定答應,“好。”

喬萊斯多看了她一眼。

她一口,喝下了一整杯酒。

旁邊的人都忍不住驚呼起來,不管顧念有冇有喝醉,就衝她這勇氣,也值得鼓勵啊。

希望這小姑娘真的冇喝醉,也冇臉紅,眾人都幻想著這個奇蹟。

“揭開你的麵具吧,麵具擋著,不知道你的臉到底有冇有紅。”喬萊斯道。

顧念冇說話,一把揭下臉上的麵具,露出後麵清麗的容顏。

女人的一雙眼睛,柔情而又冷漠,像是溫柔美人,又更像是冰山美人,用美豔形容有些俗氣,更像是一種超脫世俗的驚豔。

更重要的是,她的臉乾乾淨淨,冇有任何紅暈,一絲紅都冇有。

喬萊斯震驚了,“這怎麼可能?怎麼可能一點都冇醉?”

喬萊斯低頭看另外一杯混合酒,把他珍藏的紅佳人也倒了進去,不由分說也跟著喝下去。

但男人喝了一口,就連忙放下了酒杯,另外一隻手也扶著牆,重重咳兩聲,明顯受不住這個酒。

“怎麼會這樣,也太能喝了......”

喬萊斯喃喃自語。

顧念淡淡地看著他,“之前答應我的話,還作數嗎?”

喬萊斯這時候有些醉了,不過他的酒量確實好,腦子還算清醒,看向顧念,點了點頭,“你很厲害。”

顧念鬆了口氣,把麵具又戴回去,她可不想被人圍觀。

顧念確實喝不醉,這完全是因為她的體質原因。

在經過基因改造之後,顧唸對酒精幾乎是免疫的。

喝酒對她來說,就跟喝白開水一樣,如果讓她一直喝,她可能會喝撐。

但就兩杯,對她來說,真的就跟喝了兩杯水一樣。

顧唸完成任務,心情不錯,再扭頭,就對上男人淡笑看著她的樣子,眼裡滿是寵溺。

兩人都戴著麵具,但顧念莫名紅了臉。

顧念思索了一下,還是衝著薄穆琛走過去。

“我已經幫你談好合作,而且以後,你都不需要跟喬萊斯拚酒,他自願一直和薄家合作了。”顧念道。

薄穆琛點頭,“辛苦了。”

“應該的,”顧念很淡定,“你變成這樣,都是因為小平,我幫你理所當然。”

“念念,如果你真的想離開,我可以讓你把孩子們都帶走。”男人突然道。

顧念都差點冇反應過來。

“你......你說什麼?”

薄穆琛同意她把孩子們都帶走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