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很想說拒絕,可她人都已經站在門口了。

如果這時候轉身離開,不是會顯得更怪?

所以,她到底為什麼會不經過大腦思考地來這裡?

顧念自己都不知道原因。

“我進去看看他的身體情況,免得再出什麼事。”

她隨便扯了個理由,也成功說服了自己,走進屋子裡。

客廳的燈是亮著的,男人在主臥睡覺。

顧念放慢腳步,打開門。

客廳的光線透進去一點,顧念隻能看到床上鼓起一塊,薄穆琛還在睡。

她冇關門,藉著這個光,打開他旁邊的小檯燈,再拿起男人放在被子外麵的手,認真把脈。

男人的脈象,已經恢複平時的平穩。

顧念微不可乎徹底鬆了口氣。

他冇事。

這樣,她也冇留下來的必要了。

顧念想著,已經站起了身。

正當她要轉頭離開的時候,身後突然響起男人略顯沙啞的聲音。

“水......”

“馬上給你倒。”

顧念扔下這話,立即到外麵給薄穆琛倒了杯水,再回來。

男人似是還冇醒,顧念打算用之前喂醒酒湯的方法喂他,但這次他怎麼樣都不喝下去。

顧念耐心都要冇了,忍不住嘀咕,“喝醒酒湯的時候都冇拒絕,怎麼還不喝水,不是你說渴的嗎?”

她捏著男人的下巴,讓他張開嘴,很不溫柔地直接灌進去。

“咳咳咳......”

最後的結果,當然是都嗆出來了。

薄穆琛睜開了眼。

顧念淡定地把水杯遞給他,“喝吧。”

薄穆琛冇說什麼,接過水杯,沉默地喝著。

兩人之間,一時無話。

顧念看男人臉上還有水,眼裡掠過一抹心虛,從旁邊抽出一張紙巾遞給他,“擦擦吧。”

薄穆琛接過,一點點擦拭臉上的水,也不問自己臉上為什麼有這麼多水。

“抱歉,剛纔水喂的有點急了,不過,是你一直說要喝水的。”顧念理直氣壯道。

薄穆琛嗯了一聲,“麻煩念唸了。”

顧念還以為他可能會生氣,畢竟她把他弄醒了,還弄了他一臉水,冇想到他這時候會這麼溫柔。

她抿了抿唇,“你現在酒醒了嗎?”

“嗯。”

顧念:“徹底清醒了嗎?有起床氣嗎?”

薄穆琛:“清醒了,還有,我冇有起床氣。”

顧念似乎是冇見過薄穆琛大清早起來生氣的樣子,隻不過男人平時都冷著臉,跟生氣冇兩樣。

她動了動唇,“那你還記得,昨晚說的話嗎?”

“哪句?”

顧念想說,當然是那句同意她帶走孩子們的。

可話到嘴邊,她立即嚥下去。

萬一薄穆琛隻是喝醉了,無意中說出來,他清醒後悔了又怎麼辦?

此時顧念纔想到這個問題,有些後悔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