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誰知道......你的午餐到了後,又被拿走了。

後麵我怕夫人您冇有午餐吃,又點了兩次,但最後都被......”

副經理這時候也是怕顧念怪罪,慌張地把手機遞給她看,上麵確實有四次訂單的痕跡。

“為什麼不早點說?”

害得她餓了這麼久。

副經理不好意思道:“我想把這件事辦好,薄經理性子不好,您又初來乍到的,你們兩個起衝突不好,我就想著偷偷摸摸把事情辦好。”

顧念麵無表情地看她,“你說打仗的時候,敵軍知道斷對麵糧火的辦法,並且成功了一次,他就不會實行第二次,第三次嗎?”

副經理微愣,瞬間懂了顧唸的意思,羞愧地低下頭。

“他人在哪裡?”顧念也懶得和副經理計較了。

副經理愣住,“夫人,您該不會是要去找他吧。”

顧念點頭。

拿走她四次午飯,這筆賬肯定不能這麼輕描淡寫地過去。

副經理遲疑地看著顧念,猶豫著開口,“這件事,不然還是算了吧,現在薄經理手上有百分之三十二的股份,是整個薄氏最有話語權的人。

您的工作能力是很強,可如果薄經理要你離開這裡的話,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。

現在薄經理隻是在午餐上麵刁難您,冇做其他事情。

您現在在這裡,肯定是要幫薄總守住薄氏啊,這個時候,不是什麼大問題,最好還是彆起衝突了。”

副經理說得很委婉了,也是在為顧念著想。

顧念平靜地聽她說完,再淡淡道:“你把他在哪裡跟我說就行。”

“薄經理現在就在老爺子呆的董事長辦公室那裡。”副經理說完,顧念就朝著那個方向走了。

她連忙跟上,“夫人,您這是要去乾什麼?”

顧念目光微冷,“薄建軍都敢去董事長辦公室,我當然要去看看了。”

“可是夫人,我剛說的......”

副經理欲言又止,顧念淡淡掃了她一眼,“放心吧,跳梁小醜,不能把我怎麼樣的。”

如果薄建軍有能耐,早就把她趕出去了,怎麼可能就做拿走午餐這種小動作?

顧念走到董事長辦公室前,毫不猶豫地打開門。

裡麵是刺耳的音樂聲,還有一個女人坐在薄建軍身上,旁邊D博士正端著個電腦,麵戴口罩,冇有任何神情地在忙碌。

見到顧念推開門,薄建軍隻是懶懶抬了下眼,“喲,來這裡要飯?你的飯在那裡。”

薄建軍騰出一隻手隨便一指,在角落的地上,有四盒外賣,每個都被拆過了,其中兩盒還已經被吃完了。

“順便把垃圾丟了。”他道。

顧念目光冷淡,“為什麼拿我的外賣?”

薄建軍抬了抬眼,“拿了就拿了,吃兩個外賣而已,這都要跟我提?女人就是麻煩。”

他懷裡的女人嬌笑一聲,“薄經理,人家也麻煩嘛?”

薄建軍捏著女人的臉,“你當然不麻煩了,就那個要飯的人麻煩。”

顧念麵無表情地走到那些吃完的外賣前,拿起其中的一盒。

“啪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