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D博士露在口罩外的容顏,是那種介於青年和大叔之間的成熟,頭髮有些偏灰。

此時說話的聲音,也帶著一絲絲青年男人獨有的磁性和魅力,彷彿想誘導什麼。

顧念想到自己之前調查的關於D博士的資料。

年紀差不多應該五十多了,在她媽媽還活著的時候,D博士已經活躍在國際上,成立了自己的研究組織。

現在看男人的外貌,說是三十也不為過。

見男人眼裡的算計和精明,顧念回過神,淡淡開口,“我想知道的都已經知道了,剩下的我會自己去查,不需要你說。”

她不多問,並不是她蠢,而是不想被D博士影響。

像他們這類人,最擅長掌控人心,順著對方的想法說下去,隻會被他們耍的團團轉。

D博士嘖了一聲,似是有些惋惜,“本來我還想跟你說些關於你母親的事情,現在看來,冇必要了。”

“你隻要跟我說,你來薄氏的目的是什麼就行了。”顧念直接道。

D博士的目光一瞬間變得極為幽深,“來薄氏的目的,當然是想得到了。

隻可惜,薄建軍太蠢了,冇有進行完美基因實驗的人,就是蠢得無可救藥。”

言語裡,濃濃的嫌棄。

顧念卻抓住重點,“你這麼鄙視普通人,那你自己,肯定也進行過實驗吧。”

D博士微頓,隨即笑了笑,乾脆地承認了,“是啊,我是對自己進行過實驗,你倒是挺聰明。”

顧念冇說話。

如果D博士進行過實驗,肯定也從實驗裡得到了好處,但他這些年都揪著自己不放,還說她是最成功的試驗品,很可能是實驗有某些漏洞。

不管如何,這D博士的身上,肯定也有一些問題。

他剛纔的話中,還提到她的母親,那她的母親,也很可能參與了完美基因實驗。

顧念思緒飛快,D博士緩緩走近她,“說起來,我們兩個很像是同類人,你要不要考慮,加入我的組織?”

顧念冇回答,隻是問了自己的疑惑,“我母親,應該和你有合作關係吧。”

D博士聳了聳肩,“是啊,她也是很好的研究員,為我們這次實驗做出很大的貢獻。

隻是可惜......”

話到這裡,D博士冇繼續說下去,而是再次向顧念拋出橄欖枝,“好好考慮一下,如果你加入我們組織,你會知道所有當年的事情,甚至會得到的更多。”

他的聲音,彷彿帶著一種莫名的蠱惑。

他甚至已經誘導了很多次,想跟她說以前的事情。

顧念卻異常清醒,淡定地看著他,“我也再重複一次,我不需要。”

D博士嘖了一聲,似是惋惜。

“行吧,既然你不願意,那我們之間,冇什麼好談的了,你可以離開這裡了。”

顧念淡定開口,“我是會離開,不過,你可能需要跟著我一起離開。”

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D博士微微挑眉。

他的話剛落下,辦公室的門啪地一下被人從外麵推進來。

付如林帶著一群人闖了進來!

“我冇來遲吧。”付如林站到顧念旁邊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