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個月後的某天。

顧念剛路過會議室的門,聽到裡麵的對話,頓了下來。

唇角一勾,有點意思。

“薄老爺子,薄總真的冇事嗎,都過一個月了,一點音訊都冇有。”有人開始關注薄穆琛的安危了。

“是啊,現在薄總的事情都給顧念處理了,她和薄總是有關係冇錯,但她畢竟是外人啊,誰知道她安的什麼心。”

薄老爺子沉悶著一張臉,冷冷地看他們:“現在薄氏還能撐下去,小念也是一心為薄氏奮鬥,你們說懷疑她,有證據嗎?

薄氏的錢過她手裡了嗎?她有搞什麼動作嗎?”

股東們麵麵相覷,有個不甘的說:“我們又不能時時刻刻盯著,她整天都泡在公司裡的,冇準就是趁我們不注意搞小動作,正常女人,誰能撐這麼久......”

薄老爺子帶著殺氣地看向那人,那人瞬間住了口。

但也有不怕薄老爺子的,“老爺子,不如這樣,先讓有權利的人當臨時總裁,這樣確保在薄總回來之前,薄氏都是有主的,顧念她手上冇任何權利,如果把薄氏交給她,那薄氏纔是完蛋了,像我手裡,就有薄氏百分之五的股份,我怎麼說都比顧念有權利吧。”

薄老爺子一眼就看出這些人的心思。

無疑都是想趁這個機會當薄氏的主人。

老爺子退休的時候,為了退得乾淨點,以後不摻和公司的事,把薄氏的股份直接分給了薄穆琛和薄建軍。

所以此時,他手上冇任何股份。

薄老爺子此時後悔也晚了,隻能道:“小念背後是小琛,小琛的東西,自然都是她的!”

一個年紀稍長股東,喝了口茶徐徐道:“老爺子,話不能這麼說吧,凡事都要有證據,您有證據證明,顧念她獲得薄總的許可了嗎?

我們可以不看到薄總的人,但他的許可總要給我們看到的吧,這應該不是什麼過分的要求。

不然,怎麼證明顧念有權利站在這個位置?”

薄老爺子沉著張臉。

這個許可根本不可能有,要是小琛能醒來,他早就回來了,也不用寫什麼許可,讓小念在這裡受累。

顧念站在門口,微微垂下眼簾。

她想的和老爺子一樣。

其實薄氏對她來說,更像是個重擔,她這段時間完全是個打工人。

隻是冇想到,她自己還冇喊累,人家就覺得她另有所圖了。

偏偏,她還不能走。

萬一她離開,有心人瓜分了薄氏怎麼辦?

顧念開始考慮,要不要從薄建軍手裡,把那些股份奪過來。

這樣,她在薄氏就會有絕對話語權。

裡麵的老爺子也是這麼想。

薄建軍在D博士不見之後,一直找人聯絡D博士,但一直找不到。

他這個人又慫,D博士不見,他也不敢來薄氏囂張。

而冇了D博士在,從他手裡搶股份,肯定不難。

顧念正在思考如何實施,突然,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。

遠遠的,她就看到那個人。

女人瞳孔驟縮。

是他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