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很淡定,“隨便啊,我和她又冇說什麼見不得人的話。”

“你......你不該過來的。”

周悅看了眼四周,眼裡滿是內疚,“你看,他們都聽到了,晚點他們肯定會連你一起排擠。”

顧念也注意到了,附近有很多富家千金,和豪門貴婦,甚至是男人,都離他們遠遠的。

所有人都怕,因為她們兩個得罪了喬家。

顧念無所謂,“排擠就排擠唄,本來我過來就是來陪你的。”

說著,她捏了捏周悅的臉,故作不悅,“平時你不是挺喜歡給我撐腰嗎,為什麼我和喬蔚藍對峙這麼久,你都不過來跟我一起懟她,害我在她這裡就花了那麼多時間。”

周悅苦笑道:“我怎麼敢啊。”

她的眼裡都是自卑,“那可是喬家大小姐。”

顧念拍了下好友的肩,力道很重,周悅都痛呼了一聲,“你乾什麼?”

“說得這年頭,誰不是大小姐一樣,你給我打起精神來!拿出平時懟人的氣勢!”

周悅搖頭,“不行,我真的不行了,念念,我和她比差的太多了。

剛纔,你聽她的,遠離我,我都不覺得意外,我都有心理準備了。”

顧念唇角一抽,“什麼心理準備?”

周悅道:“就是,你放棄我的準備啊。”

如果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閨蜜,顧念覺得自己肯定會忍不住一巴掌拍過去。

但她忍住了。

“周悅,我怎麼可能會放棄你?”顧念咬牙切齒地溫柔道。

周悅低低道:“因為,好幾個平時和我關係不錯的,就是這麼被喬蔚藍威脅走的。

她就站在離我不遠不近的地方,看到有人靠近我,就過去威脅人家。

所有人,在被她威脅後,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了。

我能理解他們,他們和我關係是不錯,但他們背後,還有自己的家族。

而那些本來就離得遠的,一下就離我更遠了。

我知道,她就是想孤立我,還刻意在我麵前孤立。”

周悅說著說著,眼淚嘩啦啦地掉下來。

“蘇家人,肯定是知道的,也是默許的,我知道蘇家人都不想我和子墨在一起。”

“這次宴會,整個京都的名流幾乎都來了,看到我被喬家排擠成這樣,大家以後肯定也都會排擠我,所以我才說,你不該靠近的。”

周悅無助地看著顧念,後者也無奈了,伸出手,把她拉進懷裡,輕輕地拍她的背安撫。

“乖,不哭了,哭了妝就花了,還要美美噠見蘇子墨呢。

彆忘了,蘇子墨愛你,也想你做蘇家夫人,你想讓大家都覺得,他選了一個愛哭的女人當夫人嗎?”

這麼一說,周悅真的努力在忍自己的眼淚,“好,我努力不哭。

不過我覺得,我和子墨真的不可能。”

顧念故意板著臉,“以後的事誰都說不準。

現在敵人鬥誌昂揚的,你還不自信,打退堂鼓。

如果你都不信自己能贏了。”

“那乾脆,直接分手好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