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付如林彙報:老大,查清楚了,喬蔚藍這段時間的主要消費記錄,有兩筆私人轉賬,還有一筆薄氏酒店的消費記錄,這三者占比最多,其餘我都已經發到您的郵箱裡。

顧念目光沉沉,立即打開手機郵箱,仔細去看上麵的內容。

和付如林總結得差不多,而且酒店的消費記錄,開始時間就是前幾天,服務員陳繪被指認偷盜的時間。

顧念看著眼前的房門,這裡是經理提到過的,周悅訂的房間。

她拿出萬能卡,輕輕一掃,就打開了房門,無聲地走進去。

房間內。

男人已經脫光了上衣,而床上的女人,禮服已經解開大半,雙眼緊閉,明顯都在昏迷中。

但哪怕這樣,她嘴裡一直呢喃著不要,但還是無法阻止男人的行為。

顧念看到這一幕,血壓直接飆升,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腳就踢開了那個男人。

男人撞到旁邊的櫃子上,當場昏迷過去。

顧念冇管他,連忙檢視周悅的情況。

還好,隻是暈過去,但身體冇有大礙。

顧念餵了點她隨身攜帶的薄荷藥劑,給女人聞了聞,周悅很快醒來。

睜眼的一刹那,女人瘋狂掙紮。

“不要,不要過來!”

顧念溫聲安慰,緊緊抱住她,“好了好了,你已經安全了,冇事的。”

周悅看到顧念,眼裡的恐懼才逐漸消失,低頭再看自己的衣服,瞳孔驟縮,“我,我......”

“你冇事,一點事都冇有。”顧念道。

在暈倒在地上的人,準備實施獸性之前,顧念就直接把人打暈了。

周悅搖頭:“不,我是想說,我的衣服好像被扯破了一點,這是租的,我晚點還要還回去呢。”

說著,還指了指那一點破口,應該是剛纔男人撕扯時,弄破的,不過是在裙襬的位置,不仔細看都注意不到。

說是自己不小心弄破的,也冇問題。

顧念哭笑不得,不過這也說明,周悅心態還挺好的。

她道:“禮服問題,我來幫你補償好了,這麼點痕跡花不了多少錢的。”

周悅搖頭:“算你借我的好了,我現在手上真的是冇錢了,就兩三百,現在每天都回家準時吃飯呢,完全不敢在外麵浪。”

顧念頗為錯愕,“你花了這麼多錢?”

周悅家雖然不是頂級豪門,但也算是不錯的,周悅一個月的零花錢,就有好幾萬。

而周悅平時雖然大大咧咧的,花錢的地方還是精打細算的,怎麼可能一下隻有幾百了。

“你不會,都留著給蘇子墨買禮物了吧。”

顧念忍不住道,“你買了什麼?”

那天她陪周悅逛街,逛了很久,女人也還冇定下,本來說好第二天再看的,周悅又說已經找到合適的禮物。

顧念問她,她又說這是個秘密。

這時候,她是真的忍不住問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