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意思?”

薄穆琛淡淡道:“既然你想改,那今天孩子我來帶,明天也按照原定的方案,我來帶孩子。

是你自己放棄少帶一天孩子,我不會答應交換,隻能直接給我多帶一天孩子。”

薄穆琛的意思很明確,不跟顧念換帶孩子的次數。

顧念也是好一會兒才明白他的意思,唇角輕輕抽搐,不過看到對方眼裡的認真。

不可否認,他是個好父親。

顧念淡淡道:“那你就多帶一天孩子好了,本來我隻是怕太麻煩你。”

“不麻煩。”男人直接道。

顧念看薄穆琛順眼了幾分,動了動唇,還想再說一句。

就在這時,陳澤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,“總裁,那個,顏小姐想見你......”

陳澤距離薄穆琛他們比較遠,那時候男人差不多擋住了顧唸的身影。

走近時,他看到顧念,驚得張大嘴,“那個,夫人......”

顧念眼裡的微光消失得一乾二淨,語氣淡淡道:“你們聊,我還有事,先走了。”

扔下這句話,顧念就離開了。

剛走出大廳,背後一個身影緊隨而來。

是便裝跟到酒店的付如林。

顧念叫付如林查資料的時候,男人就來這酒店附近了,順便來接顧念。

剛纔,他也聽到了陳澤說的那句話。

付如林咳嗽兩聲,“那個,老大,冇想到薄家家主在忘了您後,性格和以前差不多,爛桃花一朵接著一朵的。”

顧念淡淡道:“隨便他,和我沒關係。”

付如林撓頭,“也是,他這種人,配不上老大的。”

顧念道:“去公司那邊。”

付如林知道女人不想再談這個,用手在嘴邊做出一個拉拉鍊的動作,坐上車載顧念離開。

g集團在這段時間,新買下了一個辦公大樓,把總部遷移到了京都這邊。

畢竟京都是華夏最大的貿易中心,之前他們和薄氏又建立了很多合作,為了方便各個策劃的實施,顧念果斷安排人把總部改到京都,也算是變相地再次擴張g集團。

走進大樓,看到顧唸的人都恭敬地打招呼,“董事長好,付總好。”

顧念淡淡點頭。

付如林冇管他們,跟顧念熱情地介紹周邊,“老大,我們這裡的設施絕對不比薄氏差,而且設備全部都是最新最好的,您的辦公室在這裡,我們也是請了知名設計師特地給您設計的,休息室就在書架這裡,您按一下開關就能打開,還可以作為您的秘密空間。”

顧念看付如林按動了一下書架上的一個旋鈕,一個門就打開了,點點頭,“還可以,你把財務部的經理叫過來,我有幾筆帳和他對。”

“是。”付如林立即下去辦事。

顧念揉了揉眉心,她今天抽空的時候,翻了幾筆賬,都有一些問題。

雖然g集團現在不差錢,但不代表某些人可以貪汙公款。

這件事,可大可小,因為目前,還不知道貪汙了多少......

坐在椅子上,還冇休息一分鐘,座機鈴聲就響起來了。

她不耐地擰眉,不想接這電話。

響了快一分鐘,顧念還是接了。

“董事長嗎,那個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