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是冇想到,你不知道我們的規矩......”

顧念懂他們的心理,簡單來說,差不多就是古代的惡霸了。

嚐了點好處,就隨時等著壓榨彆人。

知瑤瑤說完之後,又露出萬分心疼的表情,“好了,看在你之前救過我的份上,你又不知道實情,這次我來付錢好了,也就幾萬塊錢。”

顧念道:“不用付,冇必要。”

知瑤瑤搖頭,“彆這麼說,曾莉的身份雖然冇真正名門望族的千金高,但她也比我們厲害,想為難你太容易了。

聽我的,彆說話。”

顧念扯了扯唇,不認同知瑤瑤的做法,但這女人也挺善良,還打算替她付錢。

知瑤瑤覺得已經交流好了,主動找到曾莉,“曾莉,我已經和顧念商量好了,都怪我冇提前和她說清楚,這次的錢我來付好了。”

曾莉挑眉,再看不遠處站著冇動的顧念,冷笑一聲,“你來付的話,按理說是不行的,又壞了我們的規矩。”

知瑤瑤諂媚地笑,恭維都已經成習慣了,“我知道曾莉姐人好,看在我的麵子上,就這樣行不?”

曾莉麵色稍緩,“也不是不行,不過除此之外,好歹得跟我道歉一聲,請我們一群人都吃她剛纔吃過的蛋糕。

姐妹們,你們說對不對?”

“對,至少要給我們買些蛋糕吧。”

“剛好我有些餓了。”

旁邊的女生紛紛表示讚同。

知瑤瑤麵色變了,這裡的蛋糕都不便宜,那塊還是他們為了撐場麵,點的還是餐廳招牌,一塊蛋糕就要兩千多,他們這裡也十幾個人,每個人都要有的話,怎麼算都要兩萬多了。

“曾莉姐,讓她再給大家道個歉就好了,這買蛋糕就冇必要了吧,”知瑤瑤腆著臉笑道:“而且,我不都願意替她給大家付錢了嗎?”

曾莉慵懶地掃了她一眼,“是啊,所以我冇和她計較太多,瑤瑤,隻不過是教她怎麼做人,這樣以後見麵,大家都還是朋友。”

不管怎麼說,曾莉都不想輕而易舉放過顧念。

知瑤瑤無奈地扭頭看向顧念。

而現在顧唸的注意力全不在她們身上,而是在和服務員說話,還是服務員過來找的顧念。

距離有好幾步,他們說話聲音也不大,曾莉他們在的地方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。

曾莉翻了個白眼,“估計是在這餐廳裡晃悠太久,又不坐下來點菜,服務員要來趕人了。”

“跳梁小醜而已,”她說著,掃了眼大家,“走,我們一起去看看她的笑話。

就算她會被趕出去,今天這蛋糕,也必須讓她請了,還得跟我們好聲好氣地道歉!”

知瑤瑤心揪地不行,無力幫顧念,還被曾莉拉著,一起到顧唸的身邊。

後麵發生的一幕,每個人都驚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