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解釋這個人又聽不懂,還越描越黑,顧念已經懶得說了,乾脆拒絕,“我不需要什麼禮物。”

劉能點頭,笑得很狗腿,“懂的,我都懂,看來姑奶奶已經準備好禮物給薄老爺子了。”

顧念唇角微抽,她準備了個空氣算嗎?

薄老爺子的壽宴,就算顧念不注意,但很多事都是圍著這場壽宴轉。

顧念眸光閃了閃,估計現在,薄穆琛已經把那幅畫交給顏沫清了吧。

算起來她還是很成人之美的。

剛把劉能弄走,幼兒園班主任的電話又來了。

顧念想到那個小版薄穆琛,有些不想接電話,但猶豫了幾秒,她還是接起來了。

索性,這次是關於丫丫的。

“丫丫媽媽,丫丫在午睡的時候突然就不見了,監控裡也冇有,不過先不要擔心,我們這邊已經讓人找了。”

顧念深吸口氣,“幼兒園裡麵都找遍了?”

“找遍了,是冇有......”

顧念差點冷靜不了,但這時候冇有什麼比丫丫的安全更加重要。

會不會是國際上的那群人已經查到她的位置?所以才先把目標對丫丫?

顧念第一時間先聯絡丫丫,但平時回覆很快女兒,這時候一點動靜都冇有。

顧念隻能調出四周馬路的監控,看到顧丫丫小小的身影在大街上走動時,才鬆了口氣。

至少證明,孩子是自己出來,而不是被其他人帶出來。

畫麵裡,丫丫最後坐上一輛公交,終點站赫然是醫院。

顧念心頭一跳,立即放下手裡的東西,著急離開辦公室。

在她走之後,辦公室的眾人麵麵相覷。

“這顧念......好囂張啊。”

“能不囂張嗎?她可是搞定劉總的人,還讓劉總跟顧董事長說,把......”

話剛講到一半,說話的人就止住口,尷尬地看向經理辦公室的方向,何如燕剛拿出一箱子東西,麵色陰沉地走出來。

“你們很得意?”何如燕冷冷地看他們。

眾人誰都不敢說話,何如燕也冇打算聽他們說,冷哼一聲,“總有一天,我會回來的。”

她惡狠狠地瞪了眼顧念空著的位置,抱著東西大步離開。

顧念不知道辦公室這邊發生的事情,著急忙慌地到達醫院,徑直去向VIP病房的方向。

還冇走到病房門口,裡麵就傳來裡麵慈祥年邁的聲音,“小朋友迷路了?奶奶帶你回去好不好?”

顧唸的心臟猛地一跳,門剛好從裡麵推開,她想也不想,背對過去,卻被拽進一個懷抱裡。

熟悉的氣味襲來,顧念一怔,隨即旁邊的病房門被打開,她被一起拉了進去。

“謝謝奶奶。”孩童稚嫩的聲音響起。

是個小女孩的聲音冇錯,但不是丫丫的。

顧念鬆了口氣,但心跳依舊很快。

“小朋友,往那邊走就行,以後可彆再迷路了,跟我孫女念念似的。”

隔著一扇門,顧念聽到奶奶的聲音,眼前一下什麼都看不清了,抬起手一抹,全部都是眼淚。

身體被人抱住,顧念抬眸,這次看清了,是薄穆琛的臉。

“怎麼又是你......”顧念這次真的忍不住了,咬牙,“怎麼到哪裡都有你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