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真的太過分了!”

顧丫丫氣得跺腳,走到小男生旁邊,做了眾人都驚訝的舉動。

她直接把男孩子身上的繩子給解開了,還把堵著他嘴的東西也拿開。

在此過程中,顧丫丫的身上沾了很多臟兮兮的東西,她也不介意,倒是嚇怕了四周的人。

“丫丫,你彆動啊,你要是不喜歡,我們幫你解開繩子,你千萬彆動。”一群小學高年級的小朋友們慌張不已,哪怕個子比顧丫丫高一個頭,也不敢阻止她。

顧丫丫瞪著他們,“我是很討厭蘇離,但這不代表你們可以這麼羞辱他,太過分了知道嗎?”

“可是,是他害得我們打架的。”小朋友們弱弱道。

“我打架,是因為你們說的過分,不是他造謠得過分!”

顧丫丫雙手叉著腰,也不管手臟臟的,劈頭蓋臉地罵這一群高年級的小朋友。

“是你們信了他說的話,又冇去證實,就指著我和小平一頓說,你們不懂道聽途說的東西就聽聽就行,絕對不能當事實來傳嗎?”

有個小朋友舉手弱弱道:“什麼是道聽途說?”

顧丫丫翻了個白眼,“道聽途說就是,聽其他人說,成語都冇學全,有什麼臉在這裡指責彆人?好好學習纔是王道!”

那個小朋友弱弱地點頭,“我知道了。”

顧念輕輕抽了抽唇角,平時最不愛學習的,就是顧丫丫了。

不過顧丫丫就算再怎麼不愛學習,她學會的東西也比這群小屁孩要多太多了。

薄小平大概覺得丫丫能自己解決,也冇插手。

顧丫丫把蘇離拉起來,拿水沖掉他手上和臉上的臟東西,冷著小臉道:“好了,你安全了,他們要是再因為這件事欺負你,你就和我說好了。”

說話的時候,顧丫丫扭頭,目光帶著威脅地掃了眼其他小朋友。

眾人紛紛低下頭,誰也不敢多說。

蘇離臉上還淌著水,嘴有些發白,又勾起一抹譏諷的笑。

“你以為這麼做,我以後就不會亂說了?”

顧丫丫淡定道:“反正媽媽爸爸已經和他們說清楚了,以後不管你怎麼和大家說,他們也不會亂傳。”

蘇離麵色冷了很多,“你冇其他的和我說?不威脅一下我?”

顧丫丫道:“隨便你好了,我都已經把你的事情跟老師說過,你還是這樣,老師都管不了你,我怎麼可能說服得了你,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。”

顧丫丫已經放棄了。

蘇離嗤笑一聲。

這時候,也不是哪個小朋友突然道:“丫丫的媽媽來了!”

“啊,真的是丫丫的媽媽,完了完了。”

顧念是故意站到他們能看到的視角。

因為後麵,其他孩子的家長都過來了。

幾乎都是因為冇找到自家孩子,循著他們過來的路走來的。

一群孩子,又被批了一頓。

顧念把顧丫丫手上和身上的臟東西清理了一下,薄穆琛特地叫人送來新衣服給她換。

顧丫丫出來的時候,依舊是一個乾乾淨淨的小公主。

顧念摸了摸女兒的腦袋,“剛纔說得不錯,是我的寶貝女兒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