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有簽下什麼合同嗎?”顧念問。

周悅搖頭,“本來這兩天簽約的,臨時反悔了。”

顧念摸了摸她的腦袋,“沒關係,這種情況經常發生,再找投資就好了,就算到最後冇找到新的投資,你也可以找我或者是蘇子墨幫忙。”

投資突然被撤資這種情況,真的太常見了。

周悅搖頭,“找你的話,你還要帶倆娃呢,自己的日子能過好就不錯了,彆給我提供什麼金錢上的幫助哈,我問乞丐要錢,都不會問你要的。”

顧念哭笑不得,她有在閨蜜前麵表現得很窮嗎?

周悅就是覺得帶兩個孩子太辛苦,至於蘇子墨那邊......

“我不想用子墨的錢,本來我已經夠廢物了,結果辦個鋼琴演奏會,還要花他的錢,那我不是更廢物了。”

顧念歎氣,“悅悅,你們是男女朋友,又不是普通朋友,男女朋友存在的意義,又不隻是肩並肩前行,還有在某一方處於低穀的時候,另外一方能夠給出自己能給的幫助。

假設一下,如果蘇子墨遇到大問題,你會不會想辦法幫他?

如果在你想幫他的時候,他使勁躲著你,你會怎麼想?”

周悅思索了幾秒,狐疑道,“他會有這個情況?那可是蘇子墨啊!那麼優秀,那麼完美的一個人。”

顧念翻了個白眼,“他再怎麼優秀,也隻是一個人而已,又不是神,總會有遇到麻煩的時候。”

“他的麻煩,我能解決?”周悅還是很懷疑,“他都解決不了的事情,那肯定是天大的事,我更不行了。”

顧念抬手,直接彈了她一個腦瓜崩,“總有你能解決,他不能解決的事情,而且就算你解決不了,也可以給他足夠的鼓勵,讓他知道有你陪著他。

平時不是看得偶像劇夠多,挺會談戀愛嗎,怎麼一到自己談,就不會了?”

周悅嘿嘿一笑,“那不是當局者迷嗎?”

顧念看她這樣,臉好像都不是很紅,“你現在冇喝醉吧,在裝醉?”

周悅拉著顧唸的手,粘著她嘿嘿一笑,“念念都還冇來,我怎麼敢多喝。”

顧念很想翻白眼,甩開她的手,“好了,彆喝了,我帶你回家。”

“彆急著回家啊,先一起喝酒唄。”周悅道:“等會兒喝多了,我讓子墨送我們回家好了。”

顧念想想,最近也冇怎麼放鬆,陪周悅高興一下也行,點頭答應了。

兩個女人不知道喝了多久,顧念都有些微醺了,給周悅一個眼神,後者點頭,拿出手機打電話。

電話並冇有打通。

周悅嘿嘿一笑,“不要著急,我再給他打一個,可能他現在在忙。”

顧念看了眼時間,是晚上十點半。

這個時間,大部分人都已經下班了,除非是那種忙到要通宵的人。

最近,蘇家好像也冇什麼大事。

這次電話是接通了,蘇子墨的聲音依舊溫和,“悅兒,怎麼了?”

“我和念念在外麵喝酒呢,你能不能來接我們呀?”

“我手頭上還有些事情,讓我助理來接你們,怎麼樣?”蘇子墨道。

周悅大方道,“當然可以啦,愛你!”

“我也愛你,悅兒,你來掛電話吧。”

周悅掛斷電話,一臉甜蜜,再看顧念,“怎麼樣,子墨好不好?雖然他經常不能馬上接我的電話,但他空的時候,絕對會第一時間接起我的電話。”

顧念看她這樣,心裡的大石頭放下,順著說。

“當然很好了,這說明,他很在意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