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悅非要站起來,“不行,孩子們還冇吃飯呢!”

“坐好!”

顧念加重了音。

周悅深吸了兩口氣,突然,微微彎下腰,像是妥協了,“好。”

就在這時,門被開起小小的一條細縫,顧丫丫露出了個腦袋,小心翼翼地問,“媽媽,好了嗎,快出來吃飯,菜都要涼了。”

顧念道:“你們先吃,我們馬上來。”

“好。”

顧丫丫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周悅,小聲道:“悅悅阿姨,對不起,我真的冇想到......”

她冇敢再說話,立即合上了門。

顧念心裡已經瞭然。

丫丫聽到了。

“剛纔的話,你是不是都聽到了?”

這明顯,是一句廢話。

周悅肯定聽到了。

周悅點了點頭,“我知道。”

她看向顧念,苦苦一笑,“我聽到了,那個叫蘇離的小男孩,真的是子墨的孩子。”

顧念道:“孩子說的,也不一定百分百準確,這件事,最好先做一下親子鑒定,而且,他的母親還是個精神病人,這就更說不準了。”

因為孩子的母親,完全可以編謊話。

周悅的眼淚不停掉下。

她搖了搖頭。

“不用了,我一看那孩子,就知道他是蘇子墨的後代,和當初子墨在眾人麵前的樣子簡直一模一樣,活脫脫一個小紳士。”

顧念微歎一口氣,“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,找蘇子墨問清楚嗎?”

周悅咬著唇:“其實,我有些話,一直冇和你說,本來想今晚喝酒的時候說的。”

“什麼?”顧念眉頭擰起。

周悅道:“這段時間,除了子墨生日宴的時候,我和他見了一麵,在那以後,我就再也冇見到過他的人。

我知道他很忙,所以我很懂事,不會隨便打擾他。

他每次忙完後,都會回我的訊息,會給我打電話,我應該知足的。

可是念念,我總有種,觸碰不到他的感覺,我也不知道他在忙什麼,更不敢去問,就怕打擾到他。

他給我的鋼琴演奏會投了很多錢,但我也冇覺得感動,就是覺得,虧欠他的更多。

現在,現在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......”

顧念真的不知道,周悅心裡會這麼難受。

她想起付如林發給她的那些,關於蘇子墨的行程記錄,幾乎都是公司和家,兩點一線,偶爾回回蘇家老宅,,除此之外冇去過其他地方。

這將近半個月,都是這樣。

然而,她查過,蘇家和華夏內部,現在並冇有那麼多事。

顧念看著周悅糾結的樣子,拿出手機,直接道:“給蘇子墨直接打個電話,問清楚吧。”

周悅泛著淚光看她,“問清楚以後,如果得到了那個答案,蘇離真的是他的兒子的話,我和他是不是就......”

顧念能感覺到她的不捨。

“先問再說吧。”

周悅吸了吸氣,找到蘇子墨的電話,打了出去。

她道:“如果蘇離真的是子墨的孩子,我和他就到此為止吧。

藏著欺騙的愛情,不要也罷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