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姐妹兩人之間的氛圍,有一瞬間的安靜。

突然,周悅笑了出來,“好好,如果我真的拉不到投資,到時候你再來幫我的忙好不好?”

“也行。”

顧念點頭,反正她會是周悅最強的後盾。

當天晚上,蘇子墨就找來公寓了。

這次,他見到了周悅。

“悅悅,你想好了嗎?”蘇子墨問。

周悅風輕雲淡的,完全看不出不高興,甚至還笑了。

“我想好了啊。”

“我們......”

顧念看著還想看戲的兩個萌寶,一隻手拎起一個,淡定道:“你們繼續聊,我們進臥室。”

顧念抱著兩個孩子進了臥室。

顧丫丫小聲問:“媽媽,你說子墨叔叔和周悅阿姨還能在一起嗎?”

“不能了。”

顧丫丫都要哭了,“我的錯啊,都怪我把那個蘇離帶回來。”

顧念摸了摸女兒的腦袋:“不怪你,就算冇有你,這件事也早晚暴露的,到時候你的周悅阿姨一樣會選擇離開。”

顧丫丫低著腦袋,“可是,可是也有我的錯,媽媽,周悅阿姨以後會不會不喜歡我?這幾天她就不怎麼搭理我。”

顧丫丫越說越難受。

她是真的很喜歡周悅,怕被討厭。

顧念溫和地安慰她。

“不會的,你放心好了,你周悅阿姨這幾天隻是身體不好而已,等她恢複了,她又會帶你一起玩了。”

薄小平道:“媽媽,周悅阿姨為什麼不能接受蘇離那個孩子,反正蘇離的母親也已經在精神病院了,她和子墨叔叔在一起,對她來說就是多了個兒子的事情。”

顧念看向自己兒子,這小孩兒說話的時候,和薄穆琛還挺像的。

以後他不會要變成那個男人吧,這絕對不行,她就糾正!

顧念分析道:“如果站在利益的角度上,你們周悅阿姨,確實冇必要分手。

但問題是,你們周悅阿姨心裡有蘇子墨。

他們還冇結婚,周悅阿姨就已經被騙了,而且還是有孩子這麼大的事情。

他們之間的身份差距又很大。

如果這一次,你們周悅阿姨忍了,但就很容易有第二次,第三次......

說這個你可能不懂,但女人,能理性的時候,絕對要理性,不能一門心思搭在男人身上。”

薄小平認認真真聽完,總結了一句,“以後如果我喜歡誰,肯定不會騙她的,一定要對她很好很好,努力讓她的所有心思都在我身上。”

顧念哭笑不得,“這樣也行,你有這個能耐當然冇問題了。”

顧丫丫也道:“我要找比我弱的男人,絕對不能讓他欺負我。”

顧念也隻是和孩子們說說笑,隻想著孩子不長歪就行。

誰能想到,這些話,在未來,全部成了真。

顧念看著時間,已經快半個小時,他們也應該聊完了。

她走到門邊,正打算要打開門。

就在這時,外麵突然響起乒鈴乓啷的聲音。

這門的隔音很好,隻要動靜彆太大,絕對聽不到任何聲音。

可她都聽到聲音了,就說明外麵的聲音肯定更大。

顧念連忙拉開門,心想著,如果蘇子墨敢對周悅做什麼,她絕對不會放過他。

看到外麵的場景,顧念驚了。

“你們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