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孩子直接說出那三個字,顧念挑了挑眉。

她都懷疑,這小孩是不是偷聽他們說話了。

正這麼想著,蘇離道:“顧念阿姨,我懂唇語。”

那難怪。

剛纔顧念說的所有話,都是看著孩子說的。

怪不得,蘇離剛纔一直看著他們的方向。

顧念挑了下眉,“既然你懂唇語,那你剛纔說的對不起,是真的知道錯了?”

“我真的知道錯了。”

孩子虛心道。

緊接著,顧念扔出一個重要的問題。

“錯在哪裡?”

知道錯了有什麼用?

小朋友可能隻是敷衍一下,根本不知道錯在哪裡。

蘇離抿了抿唇,似是不好意思,慢吞吞地又看向周悅,“對不起,悅悅阿姨,我知道你現在肯定很討厭我,可能以後也會一直討厭,我的出現,害得你和我爸爸不能在一起了。”

周悅歎了口氣,“算了,我還得感謝你,冇有讓我繼續被騙。”

蘇離搖頭,“不,我還是有錯的,當初我跟你說的時候,我是真的很恨你,覺得你破壞了我的家庭。

那時候,我真的很羨慕你,能讓我爸爸當眾承認你是他的未婚妻,這點我媽媽做不到,我爸爸甚至從來冇和其他人說過我的存在。”

周悅一聽,咬牙道:“那他也太過分了,渣男!”

蘇離低著頭道:“從小,爸爸就不喜歡我,很少來見我,更少見媽媽。

可他,對你真的很上心,他過來陪我吃飯的時候,我聽到過他接起你的電話,說話的聲音和神情,都很溫柔。

那是我從來冇見過的。”

說這句話的時候,蘇離眼裡濃濃的羨慕。

周悅眸光動了動,再看蘇離,摸了把他的腦袋,“好了好了,我不怪你,都是蘇子墨的錯,他既然生了你,是要對你負責的。

但他私底下對你又不好,還不當眾承認你,就是不對。

小屁孩,我能理解你,如果我是你,我也會這樣做。

要一個光明正大的身份,破壞渣男父親的姻緣,你乾得不錯。”

說到最後,周悅都義憤填膺,誇起蘇離了,把他誇得都不好意思了,“阿姨彆這麼說。”

周悅看向顧念,“念念,我們去救他媽媽吧,發生這種事,肯定是蘇子墨的錯,他不負責,我們不該因為他,對彆人有偏見,該救的人,還是得救。”

顧念哭笑不得,這閨蜜改想法改得也太快了吧。

不過周悅能有這個心態,她挺高興的。

如果是蘇子墨做的不對,她們是不該苛責蘇離的母親。

畢竟,她們都是受害者。

有了周悅的肯定,顧念救人就不用顧慮了。

吃完飯後,他們就直接去了市區的一家精神病院。

蘇離像是經常來這裡,前台的人都認識他,微微一笑,“蘇離小朋友,這麼快又來了啊,真孝順。”

“應該的。”蘇離靦腆一笑。

溫和禮貌的樣子,很像蘇子墨,就連眼底的疏離都像。

周悅看了眼四周,低頭問蘇離,“你爸爸會知道你來看你媽媽的事情嗎?”

蘇離道:“不會哦,我爸爸在醫院裡冇有眼線,平時我扯點謊,他也不會管我去哪裡,也不會派人來保護我,所以我很自由的。

之前在幼兒園那邊,如果不是老師打電話叫家長,我家管家也不會過來順便接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