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子墨站在電梯外,一如既往的優雅紳士範兒,隻在看到周悅的瞬間,眸色瞬間變深。

周悅看到外麵的人,慌得連忙按下了電梯的關閉鍵。

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慌什麼,明明冇什麼好怕的,可就是想躲著他。

然而蘇子墨反應比她更快,一隻手直接攔在電梯門之間。

智慧的電梯感應到了障礙物,久久合不上。

“出來,我們好好談。”

男人語氣溫和,但完全不給女人拒絕的機會。

“行。”

一直在電梯這裡耽擱,也不是個事,而且還有安全隱患。

周悅抿了抿唇,深吸口氣,從電梯裡出來。

兩個人站在大廳裡,相隔隻有一米。

此時已經是深夜,外麵還下著大雨,一樓根本冇有人。

大廳裡的感應燈也暗下了,周悅乾脆帶著男人來到大門口。

看著外麵的夜色和大雨,內心也逐漸平靜。

“你來這裡,是找我嗎?”

周悅剛問出這句話,就想咬掉自己的舌頭。

他來這裡,不就是找她的嗎?

蘇子墨低低道:“悅兒,我很想你。”

男人的聲線一直很好聽,比大提琴拉動的聲音更低沉磁性。

這一刹那,周悅甚至繃不住自己的情緒,想鑽進他的懷裡。

對於蘇子墨,她的抵抗力一直是零。

手機滴滴地響起,周悅低頭,是顧念發來的訊息。

顧念:病房裡的事情,我還是得跟你說明,我看到了蘇離的母親,她和你長得很像。

周悅本來稍微愉悅的心情瞬間沉到低穀,一直看著那條訊息。

而蘇子墨見周悅一直不說話,低頭看手機,走過來,“你在看什麼?”

男人也看到了手機上的內容。

他的目光瞬間暗下,但語氣還算平和,“你們去見蘇離的母親了?”

周悅道:“對,聽說,我和她長得挺像。”

她深吸口氣,努力用隨意的口吻,但此時開口,依舊沉重。

“所以,我是她的替身?你隻是把我當成了一個替身情人?”

蘇子墨立即道:“不是的。”

“不是?那怎麼解釋當初,你一看到我的樣子,就瘋狂追求我?”周悅反問道。

當初,蘇子墨在見過她之後,很快就開始追求她了。

她還以為,是電視上最浪漫最奇妙的雙向一見鐘情,畢竟她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時,也瞬間喜歡上了他。

冇想到,是最狗血的,替身愛情。

她還被騙了這麼久。

蘇子墨沉默許久,纔開口,“開始的時候,是......”這樣。

光聽到這幾個字,周悅毫不猶豫地叫住他,“好了,我知道這個開始就夠了。

我們之間,就這樣吧,多的我不想聽。

我現在就像吃了屎一樣難受。”

可不就是像吃了屎一樣難受,認認真真談一次戀愛,結果隻是個替身!

而且某人和他的白月光,還生了孩子!

周悅說完,轉身就想回公寓。-